标签归档诗人

七零八落

cnpxy No Comments

——纪念诗人汪国真

曾经的你的存在的诗篇
凋零在春天的城市的傍晚
不要伤逝在明天的昨天
照亮前行的路的梦想依然

比山崇高的是星海蓝天
比路遥远的是欲望的彼岸
比情苦涩的是醉人甘甜
比诗迷人的是心酸的浪漫

平凡的世界因你而沉淀
守望北方是畅想烟雨江南
京城四月柳絮如雪飞遍
青春的隔壁是芳华的流年

喜欢蓝调的乡村的堤岸
朝阳无声温暖单调的炊烟
牧笛的农庄的牛马撒欢
爱慕发了芽长在清幽桃园

诗人游曳在初恋的门前
围城风景点缀着人生蹁跹
篝火燃烧的寂寥的夜晚
梦驼铃的故乡是传说楼兰

勿忘我的花儿开在高山
跋涉的征途是岁月的苦寒
这一世的修行悲喜无怨
陌路的天堂求证今生圆满

写于(合肥)2015年4月27、28日晨

(原创诗词,谢绝转载)

诗人的共鸣,我与巴顿将军

cnpxy No Comments

记得多年前,一位朋友的父亲熟谙易经、精通医道,要了我的生辰八字,算了一命:“很强势,如在战乱年月,当是将军!”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其实命强即命硬,就是说一个人的生辰八字特殊,本命强劲,不易受到刑克,适于生长,但命硬的人不一定命运很好,往往因为过强而经常遭受打击。在逆境面前命硬的人会更容易生存。但是生生相克,本命过硬的人会克到自己周围的人,所以命硬的人有时会很孤单。总体来说,命硬是好的,天生一股豪气,值得信赖。

看《巴顿将军》,让我记忆最深的一节——这个满头银发的老人,贪恋战场并享受荣耀。他是诗人,尤其缅怀古战场时的情怀,让你感觉穿越是一种情结,正如巴顿的诗——

在艰苦的岁月里
在战争的胜负当中
我战斗 挣扎与死亡
反反覆覆 永无休止
仿佛从望远镜里
我看到我自己
虽然以各种名义战斗
但我保持我的本色

这让我想到了一部中国的电视剧《亮剑》,其编剧想必是巴顿将军的拥趸。巴顿将军身上的优缺点是如此鲜明,就像他的战术、诗情与骂脏话一样突出。如他所言:许多人失败的原因不在于为人所知,而在于默默无闻。

从电影里,我尤其感念纳粹军队里的一位研究巴顿的参谋,可惜巴顿将军不知,他或是知音。他准确地预判了巴顿将军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就是不忘意大利之钥——西西里岛。的确,如英国亚历山大元帅所说:“巴顿随时准备去冒险,他应该生活在拿破仑战争年代——他会成为拿破仑手下一位杰出的元帅。”

巴顿生错了时代,他活在16世纪,更幸运!然而相信生命轮回的他来到了20世纪,他别无选择,任由命运带回战场,得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展露才华,实现夙愿。

如果生命有轮回,如我生在8世纪抑或11世纪,或是更早的4世纪,又如何?某日,我作如此畅想:

如果我生在唐宋,草庐三两间,大雪纷飞时,温一壶老酒,三两碟小菜,有老友来访,谈古论今,诗词唱和……娘子,你可见客?

巴顿体现了古典军事统帅的概念,进一步提高了拿破仑的基本教义——兵贵神速。因此,巴顿说:“我热爱战争,工作和振奋人心的事。和平对我来说,是一座地狱。”因此,珍惜传统、喜欢刺激和渴望荣誉。如果你拿走了这三种东西,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于巴顿而言,主业是军人,诗人是业余爱好;于我而言,主业是战士——为梦想而战,诗歌是一种情怀。尽管我们相差了一个世纪,但生存理念是相通的。

让我不能容忍的是,“那个狗娘养的乔治·巴顿能不能不说脏话?”嘿,我们都是来自文明世界的人。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