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在今夜的地下铁

艳遇,在今夜的地下铁

cnpxy No Comment
散文

城市的夜晚,万家灯火,霓虹闪烁。我慢慢踱下几十步高的台阶,看到宽敞的地铁站台上照例是比肩继踵的人群;站台乘警照例是挥着手势示意乘客们离轨道远点;疾驶而来的地铁照例是风一样地卷过站台;争先恐后的人们照例是涌入各节车厢抢占坐位;昏黄的隧洞灯光照例是闪电般地擦过每个窗口……到站了,随着蜂拥出入的人群照例是拼命地挤出一身臭汗。

看多了,看惯了,也看烦了这些见怪不惊的世俗画面。我便希冀着平淡的生活能增添一些色彩,平静的日子能漾起一丝涟漪。因此,我由衷地喜欢游鸿明的《地下铁》,没有理由。就像微风拂过的琴弦,总有用第六根弦奏出生命的最强音。我希望中的声音,犹如游鸿明歌中一样凄美。我时常想象着,忙忙碌碌的人群中,也有那么一个明静似水的人儿,和我邂逅在熙熙攘攘的地下铁。

“今夜又在这般那般,来回这段地下铁”。一年四季,无数个夜幕来临时,我祈祷着艳遇快快到来吧。梦中有桃花盛开,注定在今夜。于是,“看着人来人往”,我在寻找一个个陌生的背影。“时间随着行人缓缓后退”,一天工作之后的疲惫也随着失望一齐袭来,昏昏欲睡。

就这样,度过了又一年北京的夏天。整个秋天里都没有关于爱情的故事,一切欲念暂时收藏在寒冷的冬季。只从心里一味地安慰自己,再等来年春暖花开吧。

三月的春风吹了,被风吹散了发尾;四月的杨柳飘絮,像极了地下铁赶快飞;五月的阵雨乍来,外套上的雨水在脸上排队。也不敢吹,让人颓废,忘记了也无所谓。哟,连空气都充满了《地下铁》里的味道。

又是今夜,又在八点一刻,我在寻找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件藕荷色的绿色披肩映入眼帘,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衬着一张清纯生动的脸。她浑身散发着朝气,有着青春逼人的活力。神秘诡异的微笑浅浅挂在嘴边,简直就是我梦中刻画了千万遍的蒙娜丽莎。

我有点醉,在春风沉醉的晚上。我的终点,永远在她下一站。我要目送她,渐行渐去的背影。在我面前,飘然而过时划出她曼妙空灵的舞姿。有好几次,我大胆迎接她火辣辣的目光。我以为自己看错了,赶紧揉揉发酸的眼睛,看清了暗送秋波的不是她,又是谁?当喜悦漾上心头的最后半秒,一朵红晕悄悄上了她的脸。

这些年来早就习惯形形色色的人,挥别在地下铁。如今体会到心中相思的痛,深入骨髓的折磨,竟让人心碎。我知道我有点累,但为了未来的爱人,这点累算什么。

她一直以为,下面才是我的终点站。那一天,她出现在深夜的末班车里,已是灯火阑珊。终于, 我挡住她的路坚定地说,我准备在下个出口等待最后一班回程的地下铁。那一瞬间,世界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在无声的地下铁里,她什么也没说,就跟我擦肩而过。我呆呆地站了很久,走出地下铁的城市已经睡了。

艳遇在今夜,我欲哭无泪。我遭遇了游鸿明歌中一样的人儿,有着披肩美丽的长发,修长的身材翩然起舞。我渴望着她从对面走来,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在我唇间轻轻印上她温柔的一吻。动人心魄的瞬间即逝,我将听到世间最快乐的声音。赶快睡吧,轻轻靠着我的背,我愿意重复一次又一次的来回。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