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把椅子

给我一把椅子

cnpxy No Comment
情感

许多休闲的日子,我不想呆在没有生气的家里。宁愿逃到街边的咖啡屋里,要一杯苦涩的咖啡,听听音调和缓的轻音乐。有时,看着落地大玻璃窗外匆忙来往的路人,我的心情稍微轻松一些。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为了生活操劳历尽辛酸。

当我回到自己住的大房子,一种人去屋空的阴影紧紧包围着自己。这时候,我就记起《围城》里方鸿渐失魂落魄的样子。原本想着婚姻的好处,在幸福生活里相互有个依托。没想到维持不到半年的婚姻,就亮起红灯走到了围城死角。

那天,荷儿对我说:“你不觉得我们的日子已到了扔下一块石头也搅不起丝毫涟漪的时候吗?”她的话很长,我一下没明白过来。不过等我听明白了,她已开始细心叠起自己穿的衣服,一件件整齐地码到行李箱里。

做这些时,她没有一丝犹豫,我也没有假惺惺故作挽留姿态。“走吧,能带走的你都拿走吧!”荷儿轻蔑地呸了一声。结果她什么也没要,就拎了一个皮箱咚咚下了楼,随之身影模糊在路灯的暗影里。她招了一辆计程车坐上去了,竟然没有回过头来再看一眼。

“这个狠心的女人!”我在心里诅咒着。可是我呆呆站在阳台上发愣,半个时辰后觉得腿像灌了铅挪不动脚步。“她真的走了,这么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了。”刹那,有几滴酸涩的泪顺着我的面颊流了下来。

接到荷儿的电话,大约是一个礼拜以后。她说回到了生养自己的故土上,让我彻底忘记她的存在。她还说:“有合适的人儿,你不要错过了。至于我们……可能是有缘无分吧,就这样了!”

荷儿走了,我的心也渐渐碎了。只因为荷儿把爱情想象的过于美好,其实,真正的爱情排斥昙花一现的钟情。还想起遇到她在那个夜色阑珊的晚上,微风轻拂起她白色曳地的连衣裙。我一眼看去,就爱上了那个白衣天使的姑娘。暗自想着,没有绝对自信的魔鬼身材决不敢穿着那样的衣服。

后来,荷儿说她之所以对我感兴趣。理由很简单,我的眼神清澈如水般单纯透明,没有尘世俗人欣赏美貌的轻浮之色。“美,是不能带半点俗气的!”荷儿的话一直让我半知半解。但她有旁人不及的地方,几乎从不搽胭脂粉黛,从来都是素面朝天。当你从她身边经过时,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大概就是女人的体香吧。

我不可救药地爱上荷儿,也是由于她是那样的清纯无比。在她眼里,她要的只是山水间的一片淡泊宁静,远离尘世间的世俗纷扰名利争斗。有几次,她劝我随她一起搬到有山有水的地方去,自由自在地工作能吃饱穿暖就可以了。在她眼里,好象光明世界里容不得一粒尘埃。

荷儿怎么会这样?我无数次问自己,也问她。荷儿痴痴傻傻地说:这样有什么不好吗?她的冰雪聪明从不挂在脸上,我倒是感到无奈了。

“荷儿,我们结婚吧!”我以为婚姻可以挽救荷儿,至少能让她明白单纯生活的不易。“好啊,结婚吧!”荷儿没有犹豫地回答,一时让我颇感到意外。于是,我到护城河附近买了一套大房子。那里有草地,有树林,还有一处美丽的公园。

我带荷儿去看房子的时候,她高兴的很。“这里好,要是有几个孩子在这草地上玩就更好了。”看到荷儿高兴,我顺口接着说:“我们结婚后,你就生个像芭比娃娃一样的漂亮baby,好吗?”荷儿低下了头,我第一次看见她洁白无瑕的脸上泛起一朵胭脂红。

就这样,我和荷儿这个从骨子里唯美的人结合了。欢度蜜月里,我们游遍了祖国有名的山山水水。回到熟悉的城市后,为了工作我又进入有条不紊的生活状态中。然而,一百天后她说厌倦了这个城市的空气,要到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刚开始,我还以为荷儿只是想出去玩玩。没想到,半年后她以那样一种方式离开了我。在荷儿走了两个月之后,她从远方寄来一封信。洁白的信笺上,只有一行娟秀小楷写下的字。

“人海茫茫之中,男人和女人相爱靠的是缘。缘就是相互欠的情债。债还清了,缘分也就尽了,再伤心也得说分手。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后面的落款是:荷儿的爱已不在。

可是,我呢?不可能像荷儿那样洒脱,一走了之忘掉过去的美好。我是真的爱了,我爱的人儿却飞走了。荷儿呵,这辈子我很难有至清至纯的爱了,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电视关了,音乐停了,只有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扔满了长短不一的烟蒂。我请了假,有三天没有上班,脸上的络腮胡突然间冒了出来。我颓然地埋首坐在那里,很想有一把靠背的椅子。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