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专利与技术崇拜

3G专利与技术崇拜

cnpxy No Comment
评论

由于中国推动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3G)的商用化进程,有关3G IPR(知识产权)的谈判一时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

 

可以说,中国拥有的3G技术体现了通信业领域的国际话语权。在国际电信联盟(ITU)全权代表大会上,赵厚麟当选为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这是中国人在国际电信组织担任的最高职务,对提升中国在国际通信领域的话语权具有重大推进作用。让赵厚麟掌握话语权的资本是什么?中国的大市场、软实力及自有专利技术,这三个因素都缺一不可。

据国外媒体报道,当经过长时间在2.5G速度徘徊之后,中国的TD-SCDMA标准最近达到了384Kbps的3G速率。一年前的实验网络只有64K的速率,去年夏天达到了128K的稳定状态,但并没有达到384K。媒体分析认为,达到384K的速率表明中国跨过了3G“门槛”。从2.5G到3G的速率提升,也意味着中国的3G技术走出了实验室。

3G商用,自主研发了自有装备

实际上,推动TD-SCDMA产业化的重要基础,就是需要极高的数据传输速度。而甄别一项技术是否具有实用性及商业化的前提,必须经过现实环境下的实践和检验。3G手机支持高质量的话音、分组数据、多媒体业务和多用户速率通讯,将大大扩展手机通讯的内涵。另外,3G手机还是通信业和计算机工业相融合的产物。

由于过去受到经济条件的制约,中国的通信技术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如今强调自主研发与自有装备,正是中国需要面对并解决的实质性问题。国内已有厦门、保定、青岛等城市部署了TD-SCDMA试验网络。虽然目前普遍达不到384Kbps,不过也只是时间上的过渡问题。回顾3G专利的产业进程,我们不难看到中国人做了一次正确选择。

3G专利,直接决定着商用进程

几年前,时任信产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所长的陈金桥博士在“3G在中国”高峰论坛上表示:不解决专利的问题,中国不上3G。与此相对应的是,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娄勤俭明确地表示,中国发展3G的政策将奉行稳健的风格。未来一年内,中国将对3G技术谈判和网络测试投入巨大,但是3G牌照的发放可能要等到2004年以后。

如今快到2007年了,中国3G仍在测试之中。想想,当年娄部长泼出的那瓢“冷水”,竟然演变成为了一个事实:中国需要3G但不急于一时。从那时起,来自全球的国际厂商就表现不一。业内人士认为,中国3G的发展时间表牵扯了太多的市场利益。对于3G专利,一轮大规模的博弈早已在暗中进行。

专利技术,3G进程中的魔咒

由于中国推动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3G)的商用化进程,有关3G IPR(知识产权)的谈判一时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WCDMA将会向中国企业收取20%左右的专利费用,CDMA 2000的专利费用约为18%。果真如此,这样一笔高昂的费用将会使得国内的通信企业3G遭遇一个巨大的门槛。

又是专利问题,就像是无形魔咒显示着外国技术的威力。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3G市场,难道中国人就冲不出3G技术的包围吗?进入2003年,拥有3G标准专利的国际厂家都在暗送秋波,主动拆除技术专利的障碍,以促使中国政府下定决心早日把3G摆上日程。但中国大唐电信主推的TD-SCDMA,最终被国际电联接受成为3G的第三种标准。

技术崇拜,催生了自有3G专利

2002年,大唐电信联合国内众多的设备厂家成立了TD-SCDMA联盟。那时,大唐电信常务副总裁唐如安介绍,TD不是大唐一家的事业,它能为国内的企业带来共同的机会。但TD-SCDMA专利所有权,在2003年曾经受到高通等公司的质疑。据业内观点,中国有关部门组织的3G专利谈判,对于TD的粉墨登场可谓是一项重头戏。

反观大唐电信的TD-SCDMA专利,由大唐电信和西门子公司共同把持。很早注意到知识产权和专利的保护,特别是无线网络、核心专利和物理专利方面,大唐基本持有。这是大唐的成功之处,也是中国3G可以不依靠外国技术走向自我发展的开始。至于大唐电信跟西门子公司合作共生的一些知识产权,二者在专利所属方面已经达成一些协议帮助解决。

政府主导,联盟促进了共享

在知识产权上,大唐采取合作的、开放的政策。由政府主导了3G的商用进程,但大唐提供了技术标准。在国家和企业间的共同原则下,涉及商务性或是法律的程序都在逐一解决。TD-SCDMA作为中国自己提出的标准,尤其是在2002年政府公布了频率规划以后,随着越来越多企业的进入,其已经成为3G标准的众多厂家共同的选择。

这是中国政府与企业共享的胜利,也是企业独享专利与产业革命化双赢的结果。我们与国外走的路不一样,国外在支持一个标准上,首先形成了相互之间的联盟,至少在标准化方面是这样。TD-SCDMA是先由一个企业提出标准,其他院校参与,在形成产业化的过程中建立联盟,这跟中国发展的水平是相适应的。随着产业联盟的发展,政府的支持力度也在加大。

专利情结,对中国3G影响深远

独家专利,说白了就像是个人的身份证。中国TD-SCDMA获得了国际通信业领域的认可,就如同中国人到美国拿到了绿卡。这个3G专利,必将为中国节省上百亿人民币的成本投入。而中国的技术崇拜根源,从古代的四大发明就可见一斑。中国人念念不忘自己创造过的辉煌文明,但中国也一度进入靠外国技术促进产业进程的光辉岁月。

无论是文明进程,还是岁月更替,都让中国承受过自豪与痛苦的煎熬。但中国人是自强不息的,我们靠自己的知识和技术创造了3G标准。这是中国在向世界宣布,我们将在世界通信业的发展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为人类的科技文明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如何保证中国3G网络不会出现欧洲问题呢?关键在于3G手机体验能够赢得用户的好感和信任。

利益权衡,3G产业要抢跑的新起点

3G由技术崇拜走向技术实现,不仅取决于中国经济、文化层面,还关联着中国通信产业的后续发展。任何产业的良性发展,毕竟离不开政策保护,利益权衡及有序的市场竞争机制。而中国3G产业的规范化,能否与国际电联接受的另两种3G标准即WCDMA和CDMA2000相媲美?这是对中国自主技术的一种考验,也是中国人能否把持住国际通信业话语权的重要风向标。

中国努力参与国际化的竞争,让通信业走上拥有核心技术的自主发展道路。这是中国人的福音,但我们不希望结果又回到了原点。什么是原点呢?一是依靠外国的先进技术,二是效仿国外的先进模式。如果要开创新兴的适合于中国市场的通信产业,就必须完全摆脱国外观念的束缚。所以我们要的不是竞争的原点,而是与国际通信业抢跑的新起点。

有人预言,将来的智能手机有可能取代现在的手提电脑。即使是现在,也有许多人把3G手机称之为“个人通信终端”。或许有一天,我们的眼镜、手表、化妆盒、旅游鞋,任何一件你能看到的物品都有可能成为3G终端。而这些将会带动通信市场以外的制造业,共同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市场繁荣。

本文刊发于《中国宽带》2006年11月,文/彭行洋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