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星巴克

爱在星巴克

cnpxy No Comment
其他 情感

午后的北京,有风,有一丝淡淡的忧郁写在脸上……

十年后,谨以此文向2014年2月14日情人节致意。

 

午后的北京,有风,向岚走在建外大街上。她穿了件V领嵌着蕾丝的淡紫色线衣,一条咖啡色围巾把脖子围得严丝不透。而她的神情看上去,有一丝淡淡的忧郁写在脸上。

在第一家标着“STARBUCKS COFFEE”(星巴克咖啡)的店牌前,她径直走过去,没有停留。远远地,她看到了国贸桥边耸立的国贸中心大厦。从大街的北侧走进去,又是一家“STARBUCKS COFFEE”的招牌。

这是星巴克在京城一家普通的分店,因国贸而得名。在这之前,向岚去过丰联、中粮、王府井,或者秀水东街附近的那家。而她唯独钟情这里,理由很简单,同样是极尽京城的奢靡繁华之处,视野里却避开了大街上摩肩接踵的庸俗气。最重要的是,这里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她永远留恋。

走进星巴克的咖啡店,向岚一向挑选在一个小角落里独坐。以前,她一直很喜欢有牛奶的滋味,苦涩中透着几许甜蜜流淌在心中,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感觉。但在认识浩然以后,她形成了另一种习惯,通常她只要一杯清咖啡。

她还记得第一次与浩然见面的情景。那天,她以一种悠闲的心情坐在角落里。偶然间,她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去,发现在距离她两张台子以外的位置上,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在漫不经心地打量自己,他的眼神在她身上缓缓游移着,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直觉告诉她有故事来了。

就在向岚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位先生端起桌上的咖啡走到她的面前,很绅士地说:“小姐,可不可以赏脸,让我在这里坐下来。”

向岚用一种纯净的透明的水晶般的眼神,静静打量了他足有五秒钟。然后,她拿起面前的咖啡慢慢品着,幽幽地说:“悉听君便!”

他介绍自己叫浩然,职业经纪人。在星巴克,他是第一个跟向岚打招呼的陌生男人,很自然地,她有一点点戒心。她静静地听他说话,偶尔轻启朱唇,但很快又沉默了,只听得见他用搅拌片搅拌咖啡里砂糖的声音。

第二次,在星巴克他们又相遇了。那一天,向岚的心情很好,她主动同浩然聊起来,关于今季流行的服饰、时尚家装家居、旅途中听来的趣闻轶事之类,他们不着边际的神侃到很晚。他很幽默,见闻也多,几句话逗得她眉开眼笑,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浩然说,他喜欢和她一起喝咖啡,很温馨的感觉。还有聊天,让他感到很放松。他还说,她的眼神中有一种很纯真的东西,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抛弃一切世俗杂念。

向岚听了,感到脸上有些发烫,不经意地泛起一片绯红。他善解人意地笑笑,她又感到怀中似乎有一只小兔子在误闯乱撞。她呷了一口咖啡,直觉得苦涩中有一丝甜蜜沁人心脾。他不知道,她很喜欢看他说话时的神情,好像那些话不是出自他的嘴里,而是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的。

于是,喝咖啡成了向岚业余生活消遣中唯一的亮点。她常常去星巴克,浩然也去。他们没有任何约定,但只要她去的时候,十有八九都会碰到他。同时,他们还有着不约而同的默契,譬如在一起时他们绝口不提工作,不谈论人事人非,不过问对方的事业家庭等等一切。毕竟,在这个物质社会里,为了生活打拼彼此已经活的很累很累,好不容易有一点休闲时光,他们只想逃避尘世的烦躁与苦闷。而有些事,在这种场合谈起来真是大煞风景。

在这样的咖啡屋里,有音乐的伴随,有迷离的灯光点缀,那种意境足以令人陶醉,那种感觉她可以追求一生的伴随。有一次,向岚问:“你听过《悲情咖啡屋》这张碟吗?”

“听过,我很喜欢。以后我若有钱又有闲了,就想开一间这样的主题咖啡屋。在屋的中央,我还要造一只咖啡做的船,上面盛载着每个见到它的人一个最美丽的心愿。”浩然心向往之。

“是吗?天啊,我们的想法惊人的相似!”向岚欢快地叫起来,惹得周围喝咖啡的人们纷纷回头张望,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有一段日子,浩然一直没去星巴克,像从这个地球上突然消失了一样。向岚疯狂地逛遍了这座城市所有的星巴克,又寻遍每一家星巴克的里里外外,依然不见他的影子。

没有浩然的生活,向岚像是丢失了三魂七魄。她发现,她已经不可遏制地爱上了他。恋爱应该很甜,而失恋应该很苦,她品味到苦中别有一番滋味,好像没有加糖的清咖啡,不是每个人都能品出这苦中的滋味。那种从心中慢慢流淌、慢慢宣泄的痛苦感觉,原来是如此美妙,又让人欲罢不能。

三个月后,在向岚渐渐淡忘了浩然的时候,他突然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原来,他为生意上的事去了澳大利亚。他们依然在星巴克见面,他给了她一份惊喜,一件产自大洋彼岸的珍贵礼物。

见了浩然,她竟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那天晚上,他们又在一起聊到很晚,似乎有着说不尽的话。走出星巴克的门口,开始他提出送她回去,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要她去他的公寓。她好像没有理由拒绝他的请求,没有吭声,算是默许了。

在去他公寓的路上,浩然问:“岚,你可以做我的红颜知己吗?”

“当然。你觉得红颜知己应该是怎样的?你为何选择我呢?”

“我的理解是:红颜知己,不是夫妻,也许不是情人,但一定是心里最了解你的那个人,是你最愿意倾诉的那个人,是拨动你内心最脆弱的情弦,又让你感觉柔软的那个人!”

“是啊,我们都有一颗追求浪漫的心。只是错在我们生在不同的地方,命运还算公平,我们还是相识了。”

在那样的夜晚,向岚毫无顾虑地交出了一切。看着雪白的床单上一片梅花状的落红,浩然感到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却能够把第一次固守到今天,并且郑重地交给了他。

“这一生,能有一个这样的属于我们的夜晚,我也知足了!”浩然暗想。

不过,向岚的话言犹在耳:“浩然,我一直以为,守住美丽的一夜,就像守住一个美好的坚定的信念。今天,我把这一切都交给了你,我不会感到后悔。因为我觉得,处女身既然可以献给婚姻,自然也可以献给爱情。当然,我不会缠住你不放的,如果将来你遇到了更好的人,我会悄悄地离开你,逃避到没有人知的角落,一个人品味孤独的滋味。”

向岚的话让他心碎,他不是那样不负责任的人。所以,从那一刻起,他决定不管以后会遭遇什么,今生都娶定她了。只是那样的话,他没有对向岚说出来。

转眼间,到了中国春节遭遇西方情人节的日子。在一个胡同深处的小酒吧中,午后的阳光照射在深褐色木桌上,上面摆着一杯鲜红的酒。透过晶莹的酒杯,一缕青烟缓缓而升,而在后面是向岚一张失意而年轻的脸。

她破天荒地去了一家酒吧。在这样一个恋爱的季节,连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电影院里,正在上映两部煽情的言情片——《嫁给有钱人》和《一见钟情》,都是最适合情侣们看的甜腻腻的影片。

那时,向岚已经意识到自己和浩然之间的危机了。这份危机并不是来自两个人中的某一方,而是来自于时间——可以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和所有这个年纪的人们一样,他们需要为今后的生活拼命工作。而浩然的职业恰恰需要常年在外奔波,所以他常常今天回来,明天又要走了。浩然开玩笑地说,他乘飞机在空中的时间比他在陆地上走着的时间还要多。

虽然有电话和E-mail,但向岚心头的阴影依然随着分离渐久,而蔓延开去,最后打成了一个结。

又是三个多月没见面了。偏偏浩然从哈尔滨回来的当天,又要赶当日航班前往美国洛杉矶。他的航班就在到达首都国际机场两小时以后起飞。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一个多小时在机场相处的时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向岚只有苦笑。更让向岚苦笑的是,他的航班因大雾在冰城推迟起飞。也许,上帝有意用这种方式嘲讽他们没有缘分吧?

“如果今天见不到浩然,我就放弃。”在去机场高速公路行驶的轿车上,向岚心中默默地和冥冥中的命运打了一个赌。

晚点一个小时之后,浩然终于到了。他推着行李,懒洋洋地走出关口。猛地一愣,向岚在等她。他什么也没有说,就跑过来把她紧紧拥在怀里。他们拥抱了二十多分钟,大半年里面属于他们的仅有的二十多分钟。

临走时,浩然把一串金灿灿的钥匙交给了她,郑重地叮嘱道:“这是我们的家,有空回去好好收拾吧,等我回来。”说完,他在向岚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就在这时,飞往洛杉矶的航班播音响起了。向岚看着浩然的背影走进关口,渐行渐远。刹那间,她泪眼模糊,她还没来得及告诉浩然。就是这串钥匙,打开了她心头的那个结,让她重新有勇气把这段爱情支持下去——直到结婚。

神情恍惚中,向岚拉回并不遥远的记忆。她端起面前的一杯清咖啡,细细地品着。想到浩然在那座幸福家园有意选定的13楼5层7号,“一生我妻”,注定一生,她欣慰地笑了。

黄昏时分,向岚走出国贸星巴克的大门。大厦对面的广告牌闪着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光,眩得她睁不开眼睛。仿佛中,有一道目光迎面射来,像极了一年以前浩然的眼睛……

本文刊发于《爱情故事》2003—3上半月号(总第344期),笔名:嫣然浪子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