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非零和博弈

3G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非零和博弈

cnpxy No Comment
其他 评论

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正式向三大运营商发布4G牌照,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均获得TD-LTE牌照。特发旧文,回顾3G的昔日光景:

 

放眼望去,有关3G的信息是铺天盖地,紧盯3G走向的企业更是不胜枚举。这不,大唐移动将与香港无线科技商会展开合作,在香港建设一个小规模的TD-SCDMA试验网,从产业角度看意义非常小,它的技术效应远大于市场效应。从TD-SCDMA终端未来发展的趋势上来说,双模甚至多模都会成为主流,可见香港建设TD-SCDMA试验网,正是为TD-SCDMA双模终端找到了试验田。

TD-SCDMA是由大唐电信提出的3G标准,该标准提出不经过2.5代的中间环节,直接向3G过渡,非常适用于GSM系统向3G升级。日前大唐高层这样评价,“香港已经发放了3G牌照,拥有成熟的3G运营环境,在那里构建TD-SCDMA测试环境,有利于TD-SCDMA业务的全面开发。”很显然,TD-SCDMA为大唐赢得了市场先机,进而有可能由大唐主导3G产业化的技术标准与开发模式。

由于3G时代,TD-SCDMA承担着打破欧美电信标准垄断的重任,因此得到了中国政府的力挺。有了3G技术,中国不必再像以前那样支付高额的专利使用费。目前的情况是,TD-SCDMA在内地商用已箭在弦上,各方面的力量都在暗中博弈。近期落幕的“3G在中国”峰会,基本成为TD-SCDMA的“独角戏”。各种海外利益集团终于认清形势,开始向中国的自主标准靠拢。

此前,欧洲3G网络已经惨败,主因是提供的市场需求严重不足,移动用户对3G毫无使用热情。这次中国当然不会重蹈覆辙,否则将为3G的发展带来阴影。为了3G产业,如大唐、华为、中兴、普天等TD-SCDMA设备厂商已投入巨资。从当初的运营商选择城市,各设备商的配合到各测试网的表现来看,TD-SCDMA并非形势大好。

TD-SCDMA规模放号后,国内某参与测试的通讯厂商表示,“五个城市的测试情况,青岛最好。”根据TD-SCDMA制式手机的用户反映,可以实现读取电子邮件、欣赏音乐、浏览网站、收看移动电视等3G核心应用。

信产部副部长奚国华表示3G牌照的发放要看三点:TD-SCDMA测试结果、产业成熟及IPR(专利许可)情况。这样有差异的测试结果,必将影响3G牌照的发放。

在3G牌照的发放与分配之间,更是各企业及各方人物持续关注的焦点。空间3G花落谁家?谁也没有标准答案。引人关注的是,电信、移动、网通等三家被选择参与了TD-SCDMA准商用测试。而一年前,官方就表态说,TD-SCDMA将在中国3G组网中占据一席之地,并由有实力的运营商运营。电信和移动都被外界视为“目标对象”,极有可能在全国独立组建TD-SCDMA网。

然而网通加入测试,这为3G发牌方式的版本扩大了想象空间——电信与网通合力建一张全国性的TD-SCDMA网络。而业内的一致观点认为,目前最紧迫的是TD-SCDMA牌照要尽早明确运营商。如此看来,决定博弈胜负只是政府手中的那粒棋子,但不管牌照怎么发放,都不必然代表朝着赢利的方向发展。

由政府推动TD-SCDMA,不过是为3G产业化未雨绸缪,而且一旦TD-SCDMA真正实现商用后,那时就由市场说话了。由于中国政府已经明确承诺,在举办2008年奥运的城市提供第三代移动通信的服务,并要在2006年年底前先期在奥运会6大协办城市建设TD-SCDMA试用网。一切为了奥运,这将是一条体现政府意志的商用化道路 。

那么,TD-SCDMA逐渐商用后,“产业联盟”将何去何从呢?它还能决定各企业的利益分配吗?3G是非零和博弈,因为它的市场空间的确广阔,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但恐怕也没有最后的赢家,而都将成为输家。可能在等待中,迷失、走错路子,比如UT斯达康。政府的支持无法为市场担保,而企业仍需要具备盈利的战略和策略。

本文刊发于《中国宽带》2006年11月,文/彭行洋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