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游来游去的鱼

一条游来游去的鱼

cnpxy No Comment
情感

小时候,每年夏天我要去乡下的外婆家。那是东海边上的一个小渔村,出村口不远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走在海滩上,柔柔的细沙子从脚趾间缓缓流过。有时,从海面上吹过来温柔的海风,还带着大海咸湿的气息。

去海边玩耍,邻居家的小鱼儿每每跟着我。她比我大一岁,小嘴像只麻雀儿叽叽喳喳每天缠着我问这问那。偶尔,我会避开她偷偷溜走。但往往过不了一碗茶的功夫,小鱼儿总能来海边找到我。

当小鱼儿跟来了,我便让她捡拾海滩上的美丽贝壳。

小鱼儿问:你要那么多贝壳做什么?

我说:带回城里,送给小伙伴们作礼物。

小鱼儿问:城里是个什么地方?

我说:好玩的地方,那里车多、人多、马路多。

小鱼儿问:什么时候我能去城里?

我说:等你长大了,读书考上大学以后。

小鱼儿问:那时我去了你还会陪我玩吗?

我笑了:当然会的,谁叫我们是好朋友呢。

小鱼儿眨巴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对远方的城市充满无限神往。

上了高中后,我有几年没去乡下了。大一暑假,我计划着去海边的外婆家度假。谈了三年的女友紫藤缠着要随我一同前往,没办法,我只得应允下来。其实,我不想带她去的。

到渔村的当晚,我和紫藤就去了海边。皎洁的月光下,海滩上白茫茫一片,脚底光滑的细沙柔软无比。不远处的海边人头攒动,到处是盛夏纳凉的人们。我们很快下了海,紫藤轻抚着海水扬起细碎的浪花,不由兴奋得大叫。我也很激动,禁不住捧起紫藤的脸吻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我们又去海边看日出。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已长成大姑娘的小鱼儿。真是女大十八变,豆蔻年华的小鱼儿别有一番风情,惹得紫藤闪烁的眼神在她脸上游移不定。

“小鱼儿,你好吗?”

“好,这位是?”

“我的朋友,紫藤。”

“噢,欢迎你!”

紫藤笑了笑,小鱼儿脸上泛起微红,像朝霞。

“你们玩,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小鱼儿掉转身去了往海边的方向。看着渐行渐远的小鱼儿,瞬间,我似乎又找回了儿时的记忆。在一片银白的沙滩上,小鱼儿弯腰捡拾贝壳的背影。

紫藤见我愣神儿,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说:你们认识?

“算是青梅竹马吧。”

“还两小无猜呢!”

紫藤气呼呼地走了。我慌得从后面边追边喊:紫藤等等我,听我把话说完好吗?紫藤大声说:我不想听,你还是追你的小鱼儿去吧。

紫藤与小鱼儿。两人之间,我像陀螺似的周旋。

昼的白,夜的黑,时间被我分成了两半。阳光下,我陪紫藤到沙滩上晒日光浴,去海水里尽兴嬉游。月光里,我约小鱼儿去海滩较远处的大堡礁。那里可以听见海水潮汐时,冲撞礁石发出音乐般的天籁。

一阵海风吹来,小鱼儿的长发随风飘起。

我说:小鱼儿,你真美。

小鱼儿说:好想变成一条美人鱼,无拘无束地畅游在海里。

我说:你要是一条游来游去的鱼,我就是海紧紧包围着你。

小鱼儿说:可是,你的海里已经有了鱼。

我说:不是我心中的鱼,她不能快乐地游来游去。

这时,一轮明月从海上升起。我站在海边静静地想,这片海滩曾留下多少愉快的记忆。那个替我捡贝壳的小姑娘,多年后她幸福地依偎着我的肩头,给了我耳目一新的感觉。那种渔家女的清爽,海风吹出来的标致,细浪一样的软语轻言,有机地生成纯朴可爱的小鱼儿。

从紫藤身上,我却找不到一处相似点。

秋天来了。我回到了校园,开始过一种苦行僧的生活。

其实紫藤对我很好,但我心底的苦她不知道。一汪海水里,有条小鱼儿游来游去。如今,没有小鱼儿的进入它成了一缸死水,失去了原有的活力。

我的心里空落落的,好象死了。

小鱼儿来信了。我看到封皮上娟秀的字,眼圈一热,不由落下泪来。

信中,小鱼儿说:高考成绩已经出来,她落榜了。很抱歉,她不能来我的城市。为了追求海里畅游的梦,她远去了南方。

沉默良久,我无言。紫藤很奇怪,拿起我摊在眼前的信。她看了,说:也许,小鱼儿更适合你。

我说:你多想了,我们没有什么。

紫藤说:呵呵,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说:此话怎讲?

紫藤说:对她,我都有一见钟情的感觉。

我不置可否。

大学毕业后。紫藤要我留下来,陪她。

但,我坚持去了南方。我希望,有一天能邂逅小鱼儿。尽管这,像小鱼儿吹出的泡泡一样美丽,不真实。

木棉开了,红色的花,在南国的街头随处可见。看木棉花开花落,转眼两年。我用尽办法找遍了整座城市,小鱼儿像是从空气中蒸发了。

一天,我陪几个客户去夜来香消遣。这家夜总会名声很响,经常有当红艺人来走穴演出。我们进去时,舞台上有人唱着一首情歌。那歌声宛转动人,台下有人不住叫好。循着歌声看过去,朝思暮想的小鱼儿像梦一样出现在眼前,我不禁又惊又喜。我心想,小鱼儿,你让我找的好苦。

一曲歌罢,我找人叫来小鱼儿。见到我,小鱼儿也是既惊且喜。在我对面,她坐下来,很自然地伸出兰花指夹起一支烟。我看到,小鱼儿略施粉黛的脸上犹见一层脂粉气。片刻,我心里感到很难受。

我说:小鱼儿,你过的好吗?

小鱼儿说:好又怎样,不好又怎样。

我说:你是海里的一条鱼,怎么掉进世俗的染缸?

小鱼儿说:曾经,我是海里的鱼。前进,转弯……后来,我到了水缸里的世界。仍然前进,转弯……于是,我学会安逸的前进,优雅的转弯。

我说:不错,你仍活得很鲜活。离开了海,你还是一条游来游去的鱼。可是你的心空了,与死掉有什么区别?

小鱼儿语含讥诮:你是海,哪管一条鱼的死活。

我大声嚷了起来,全然不顾及场合和周围的人群:为了找你,我走过两年木棉开花的季节。因为你是海的灵魂,离开你我就是一汪死海,没有活力。

小鱼儿定定地看着我,一下子失声痛哭起来。她双肩抽搐着,哽咽着说:不是你这海寻来了,早晚我这条鱼也要寂寞地死去。

半年以后,我和小鱼儿要回东海边上的小渔村。一路上我遐想着,出村口不远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走在海滩上,柔柔的细沙子从脚趾间缓缓流过。有时,从海面上吹过来温柔的海风,还带着大海咸湿的气息。

然而,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昔日的小鱼村已被开发成一处避暑胜地。海滩上游人如织,小鱼儿搀着我的手逛遍了村里村外的角角落落。在别人眼里,我们这远道而来的游客倒忘了自己是名副其实的主人。

海边的夜,潮起潮落的声音遥遥可闻。我和小鱼儿仰躺在沙滩上,看天上数不尽的繁星,看躲在云里若隐若现的一弯残月。此时,我们感觉多么安静详和舒服惬意,有点与世无争的味道。

小鱼儿说:这样的夜你喜欢吗?

我说:喜欢,和你在一起。

小鱼儿说:一生一世?

我说:是的。

在美景如画的东海之滨,我很快忘掉了做白领的日子。那时我像个辛勤的小蜜蜂,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做奴隶。小鱼儿说,还不如做一只蝴蝶,自由地飞来飞去。

有了小鱼儿,我的海里充满着澎湃的生机和活力。我由衷地相信,鱼儿离不开水,水也离不开鱼儿,有了鱼儿水才能美丽有了水鱼儿才能永生。

又过了一年,小渔村多了一座造型别致的小酒吧。由于濒临海边,慕名前来的游人都要到酒吧来坐一坐。然后就喜欢上了酒吧里浓浓的温馨氛围,在那里他们能够体会到回家的感觉。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地酒吧生意渐渐火了。后来有人传闻酒吧之所以生意火,因为老板娘曾经是一个风情万种的歌女。再后来,游人们纷纷传说一汪海寻找一条鱼的爱情故事。他是海,她是鱼,有了鱼儿海才能美丽有了海鱼儿才能生存。

春末夏初,有位小有名气的年轻女画家来海滨写生。一个黄昏里,她背着画夹来到海边的酒吧。坐下后,她旁若无人地画起一幅素描。游人惊讶地发现,她画了在海里游来游去的一条鱼。然后酒吧老板夫妇亲自走出来招呼她,他们对她的到来显得热情备至。

那位素描的年轻女人,原来是紫藤。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