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维特错位的爱情角色

与维特错位的爱情角色

cnpxy No Comment
其他 散文

天下雪了,很冷,阿朱卧在床上给我写信,这是新年的第一封。在此,她还是俗气地问候一声新年好。本来她有许多话想对我说的,不知怎的却写不出来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样迁就于我,如此牵挂着我。她的思想乱了,随着窗外纷扬的雪花漫天飞舞。

对于维特,她没有什么好说的。她想,维特之死大半缘自他骨子里的厌世,小半缘于绿蒂。他爱她,这份爱是他活下去的勇气,但当这份爱没有了希望,他不得不离开她时,他唯一的出路就只能是自杀。

想当年,金庸与亚视长城“大公主”夏梦的柏拉图之恋。那是在一个诗意朦胧的咖啡屋里,只因夏的一句“只恨相逢未遇时”,从而错过了美好姻缘。但一代大侠的选择不是自杀,而是发愤著书,造就了《天龙八部》里的一对悲剧角色:乔峰和阿朱。

说到阿朱,我们的相识纯属于偶然。那天,我在聊天室里讨论关于生与死的话题。我说希望自己像维特那样单纯地爱一个人。因此,我称赞维特有决绝于世的勇气。阿朱说,难道死是那样不负责任么?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维特至死都非常清楚,正如他自己信中所言:“我要离开人间!——这不是出于绝望,这是出于我的自信,我的结局已经决定,我要为你牺牲自己”。他还说:“如果我能够重新给你带来安宁,带来生活的欢乐,我愿意勇敢地、愉快地迎接死亡……”

去年年底,阿朱亲眼目睹了那个跳楼女孩的死亡。现在,每当想到那副流满鲜血的面孔,她还心有余悸。这件事故的影响是无处不在的,它把她对爱情真实性的最后一点奢望都浇灭了。

维特是聪明的,他对社会看得太透太明了,但他没有摆脱尘世纠缠,他终于死在了圣诞的前夜。——维特死得很值!

在我的眼中,他是太清太纯了,他的爱太真挚太伟大了!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死去又有什么不对呢?社会本来是个大染锅,要想保持自身纯洁又谈何容易?

为了洁身自好,阿朱选择了一种变相的逃避。一方面,她在虚无的网络空间中寻找慰藉。另一方面,她指责我感伤而多情,圆滑而多事,绝情而又无心。可她偏偏喜欢我,喜欢我的那种执著,那种热情。她不求别的,哪怕为了这失去一切,甚至她的不值钱的生命。

对于绿蒂,她是温柔、善良、活泼的。她同样爱维特,这份爱深深地埋藏在她的心底,她忠于她的丈夫阿尔卡特,这就不得不迫使她离开心爱的维特。

爱是无私的,为什么爱一个人就必须将那个人与自身捆系在一起呢?爱一个人就应该在某种适当的时刻悄悄地离开么?难道爱一个人就要让所爱的人痛苦吗?爱,该让心爱的人快乐才对呀!爱是一种感觉,在爱的面前,维特和绿蒂是无言的。

从最初的相识,隐隐之中阿朱给我一种心痛的感觉,类似那个秋天里《心酸的浪漫》的味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自古以来,非常的爱情正因为它的不寻常,而更将两颗心紧紧吸引,真爱不是毁灭性的就是错了位的,这也是它们为什么具有那样大的震撼力之所在,凄美吗?

上大学后,校园里情侣纷飞,阿朱是中文系中唯一没有恋爱史的两个女生之一。她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有些事并不是她不想它就不会发生。她一次次地拒绝了,于是她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冷冰”、“硬石子”…… 现在,她担心自己是不是开始喜欢上我了。

阿尔卡特在小说中并没有多加述说,但他是自私的,冷血的。虽然他见识广博,道貌岸然,家世好,那又有什么用呢?!

我不恨他,因为他也深爱着绿蒂,只是他的爱太专制,太不尽人情!但爱本身是无罪的,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如果有,那也只能是:爱一个人好难!好难!

对于那个西北军人,他很率直,坦诚。阿朱喜欢他的性格,还在乎那份兄弟姐妹的情谊。但是事情发展下去,她感到自己欠了他的一份情。她不想伤害他,她对他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

她问,你明白否?我说,你试探我!她说,如果你我的情分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的话,那又有几分感情?她生气,气的是我世俗的偏见和浅薄的思想。她说:“我恨你!”

我是阿朱初恋的第一人。为此,她付出过很大的勇气,为自己曾有过的行为而震惊和诧异。这份情好幻,她害怕有一天它会遗失了。她珍惜这份情,她愿意迁就于我。但有些事,不是勉强可以得来的,不是么?是的,我的眼前很自然地浮现出一个魁梧的西北军人模样。可是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他知道么?

一个礼拜后,北京也下了雪,薄薄的一层,仿佛下了一层厚厚的霜。北京的冬天是越来越少雪了,也许是全球气候真的变暖了吧。那个冬天里,只有那个跳楼女孩的血流满面残留在我的记忆中,飘忽不散。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