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手

左右手

cnpxy No Comment
其他 散文

他经常会带着她游离于各种社交场合。她仿佛与生俱来就与他息息相关,属于他生命中不可剥离的另一半。他从不避嫌疑,向朋友介绍她时,他表现得那么从容,那么真实,那么自然。

其实,她除了身材小巧外,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说年轻吧,鱼尾纹早已细细密密爬上了眼角;说娇媚吧,她的笑声嘻嘻哈哈让人听来格外刺耳;说有钱吧,她不过是他偶然的一段相遇。(原文:她不过是傍他的一名二奶而已。他养她,天经地义)

他是一家公司的一名小头目(原文:他是堂堂国家行政机关的一名处长),平时在外人前威风八面,想做的事别人都替她做了。单单在她面前,他从来尽心竭力地小心侍候,不敢有丝毫怠慢。他要看她的眼神说话,观她的脸色行事。她并没有要求他做什么,也不曾向他索求什么。无谓的婚姻她是得不到的,她只想拥有现在,有了他一切都好。

有一回,他带着妻子出席一个公共宴会,儿子也去了。本来他是要带她去的,但眼看其他人都是携妻挈子,只得作罢。然而单身的她,却由朋友领着不合时宜地出现了。一瞬间,他愣了愣神,勉强朝远距离的她笑了笑,又偷眼尴尬地瞅了一眼妻子。

可爱的妻安之若素,面对一对男女的眉目传情,她不会没有察觉。就算她近视一点,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以前耳朵总好使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不会听不到丁点闲言碎语。她为何装聋作哑呢,是大智若愚么?我想,唯一的解释是:为了孩子,她必须作出这样的牺牲。

在这种场合下,他心里一定很难受。他会自责的,只要良心未泯的话。坐在他身边的儿子,长得比他高了,岁月真是无情得很,几时又让他在岁月磨合中两鬓斑白。儿子大了,而他老了,妻了也老了。人总是这样的,没走的路觉得漫长,走过去的路恍如过眼云烟,疏忽不见。在他还算辉煌的人生历程中,他到底是忽略了至为宝贵的人间亲情,那是人类唇齿相依的感情啊。

那次宴席上,他拼命地喝酒,试图借酒浇愁。他的脸红了,脖子粗了,平时酒性极好的他,那天却不胜酒力。是该醉的时候了,至少醉了他会少许烦恼。连自己都糊涂了,任何人对于他都失去了意义。

本文刊发于《北京娱乐信报》2003年4月16日38版“燕京八景”之“城市往事”,笔名:雪浪天,原标题:妻与妾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