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凄美

最后的凄美

cnpxy No Comment
其他 情感

又是一年冬天了。昨天夜里北京下了雨夹雪,今晨阳光灿烂。我的心空像这北方的天,阴晴不定,忽冷忽热,变幻莫测。

已经半年多了,我一直收不到Maggie的来信。光阴荏苒,柔情似水,淡而有味。我们的联系除了电话还是电话,在广阔且悠远的想象空间里,思念揉进了不太神似的纠缠不清的长青藤。这个秋天过得好快,恍忽间我还没来得及眨眨眼晴,年轻就已悄悄溜走了,留下一段古老的梦,一颗沧桑的心,一个孤独的人。

Maggie的记忆有问题,她是在秋天认识我的么?她说我美丽,美丽的有点秋天的味道,一丝凉凉的秋色韵味。

实际上,她并非不醉心于春天的温柔,不向往夏天的热情。只是,或许她觉得生命应该严肃应该成熟吧!同时也应该神圣,就好像秋天所给我们的一样。——然而,哎!谁知道呢?谁去欣赏秋的深度呢?她曾一度迷恋冬的庄重与神秘,用她全部的虔诚与敬畏。但在冬季挥别于康桥离去之日,似乎一切都是过去式。明白吗?鹏飞,这就是她让眷恋、让爱意、让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成为自己的洒脱。如今,她的扉页空着,她没有小令,只是她爱秋天,以她全部的虔诚与敬畏,不需要过去式的借口与任何原由,或许只因想拥有这份过去式的浪漫心境罢了。

在如此浪漫的女孩面前,我心甘情愿地妥协了。首先,我寄出了我的信,然后收到Maggie的信,不仅一封,隔两天又是一封。

当Maggie还未收到我的信之前,就已预感到这封信一定很特别。结果不出她所料,看来,她不得不相信她自己的第六感觉及判断能力。信中,有她钟情一生的天蓝,有她珍爱而觅求的海帆,还有——那是什么?是火炉?还是……好抽象!她不知道她应该把它看作什么,依稀中她感觉那便是半年多来频频寻盼的结果。

每个人都有感动的时候,何况Maggie。她默默地看完我的信后,真的好感动!她忍不住有一种对美丽的冲动,她没有想到那些美丽可爱的词句出自于她的手中。哇塞!原来她居然那么美丽,那么可爱。那是我给了她这样一个认识自己的机会,她无意中发现自己对情感、人生的渲泄是如此的浪漫而美丽。

在以后的日子里,她多么希望她的生命也是这样的,没有太多绚丽的春花,没有太多飘浮的夏云,没有喧哗,没有旋转着的五彩,只有一片属天安静的纯朴的白,只有成熟生命的严肃与深沉,只有属于她的梦,像一树红枫叶那样热切殷实的梦。她会深深爱着这样的安静与纯朴。她想,她也应该会因为这样而属于她的坚决和明朗。

我不明白,我还在等什么呢?半年前的4张照片,很不幸地下落不明,乃至我怀疑Maggie是否如她所说给我寄来了。这次,我确实看到了,两张有关Maggie的不能算靓的倩影。她说,看完这两张像,你一定会大失所望的。

是么?情人眼里出西施,不是么?Maggie不是我的情人,理所当然地,她也不是我眼中的西施。

北风呼啸的夜晚,我倾听着窗外错位的声音。有一首激情豪放的歌儿在我心中奔腾,霎时间冲破黎明的最后一道防线,赤裸裸地暴露于雪后初晴的杨柳枝头。

原想着你的美 你的媚 你的柔若止水
全心浪漫去体味 去陶醉
从阳光明媚的四月春晖
到隔年残冬的大雪纷飞
没想到好听的声音错了位
(哎,对不上号也!)
彩色单身照写下一连串‘喂?喂?喂……’
你是谁 你是谁 你是盅惑人的小魔鬼
想象的美丽缥缈如烟散漫在飞
找不着北的心儿憔悴 思念一去不回
(哟,抱歉,原来我是这么世俗的一个人!)
我实在是 实在是 不敢恭维
风花雪月的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结了尾!

再次接到Maggie的来信是一个晴天的午后,太阳懒懒的,风儿柔柔的,给我的感觉像极了她笔下那首《有一个夏日》。

“天空展现云的媚眼/老吉它在满天星旁/在拂晓前/一片羽毛与阳光偶遇/如同我十六岁年华不可更改/不能复印也不可证明/只有旧草帽留给了深秋/夏天一片绿茵化开/没有东西比昨天遥远。”

遥远是不可即的美丽,美丽永远都会有涟漪,涟漪往往产生于距离。说到底,距离缘于美丽!

我不愿在这些美丽的记忆里徜徉,我愿意遐想,假如星星们还有光芒,假如天上有月亮的时候还有太阳,Maggie纵是一颗流星,也必然在划落天际的一瞬,留给人世间最短暂最美丽的震撼。我的记忆里再没有伤感,再不会因为她的悄然离去而感到茫然。生活就是这样,当它告诉我们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你就必须另辟蹊径,从不以为然中找出其之所以然。

于是,在黑夜过后的黎明,在春露秋霜吻过的窗台,在微风过后的清幽小巷,我偶拾到了Maggie的《咖啡船》。一幅美少女的曼妙画像,一把汤匙加一个带柄的瓷杯,一位守着向日葵的窈窕淑女,一只加了一块男糖和女糖的双桅船,构成了一组最最含蓄隽美的诗的意境,那是属于Maggie的咖啡船。

“横空落在水面/平静倾斜/旋/圆圈正在扩展……谁打翻/小船/帆/用天性的风送远/旋/水漫/船在还原……用汤匙把咖啡拼命搅拌/旋/黑色在转/孤单/心落在里面/方糖?不/甜/腻烦/咖啡仍在旋转……厅中间/舞伴/在潇洒地画圆/缠绵/鼓点/击在心间/泪/是泉……苦的咖啡?不/不是我的诗篇/旋转 旋转 旋转……缘何在眼前/小船/驶在咖啡的岸/别喊 别喊/我给你们唱完我的‘咖啡船’。”

信末署明:那是公元二○○一年初冬。

人过事非,她,依然是她——Maggie,令我拥有了一段美丽的错误。她是魔鬼的化身——精灵,更是一个谜……虽然这样,但她还是她,也只可能是她。就是她,永远是她——那个叫Maggie的女孩。

我终于收到了Maggie的照片,并不算美。但我不敢断定那就是她,那个古怪精灵的女孩,如果她骗我呢?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