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之恋

痴心之恋

cnpxy One comment
其他 散文

两年前,乔老爷家有只叫乔齐的狮子狗,浑身长满金黄色的卷毛。平日里,他喜欢在四合院的墙根下躺着晒太阳。每逢有陌生人造访时,他便爬起来摇着尾巴欢呼着。不知从何时起,乔齐变得神情倦怠了,一天到晚打不起精神来。

原来,他的漂亮妻子京叭狗雅兰,生下一对龙凤胎后难产死了。一双嗷嗷待哺的儿女,由于没有奶吃急得直叫。没办法,乔老爷只好找了一个刚下崽的奶妈,把他们送给了人家。

一年后,四合院里来了两个新住户,一对夫妻鸽子。乔老爷向乔齐介绍说,他们是你的邻居小灰小白,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小灰小白甜甜应声,“你放心吧,主人。”在晒太阳的乔齐睁了下迷糊的双眼,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哼了声又睡去了。

乔老爷看到乔齐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灰小白,你们不要介意,一年来他一直是这个样子。其实,他也蛮可怜的,唉……”

“主人,他怎么了?”小灰小白异口同声。

“他呀?”乔老爷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以后再说吧,但你们不要去问乔齐。那样的话,勾起回忆来他会伤心的。”小灰小白懂事地点点头。

自从鸽子们来到乔家大院后,狮子狗时常朝着笼子的方向傻傻看着他们。于是,小灰提醒小白,你看乔齐不会有什么不良企图吧。小白说,不会的,他大概是想他的儿女了。

小白说的没错,乔齐真的是想他的儿女了。在乔齐的眼里,小灰小白就像是两个长不大的孩子。他想,他的孩子若在身边的话,也会像他们那样在春天里快乐地欢叫,在院子里悠闲地漫步。可是,他想到了早逝的雅兰。人类常说,没娘的孩子像根草,没有雅兰孩子们会过的快乐吗?有一种声音,好象借着风声从远方飘来:他们会快乐的,我在天国为你们祈祷!啊,是雅兰,乔齐一激灵爬起来,才知是南柯一梦。

就这样,日子如水般缓缓流过。饱受思念煎熬的乔齐,形色憔悴,神情恍惚,一天天消沉了。只有当他看着小灰小白的时候,才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神采从眼睛里一闪而过。春天的沙尘暴铺天盖地,每刮过一次乔齐身上都会落下厚厚一层尘土。爱干净的小灰小白张开翅膀使劲扑腾着,懒散的乔齐从来不管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日子长了,他身上的颜色渐渐暗淡下来。

一天,小灰和小白商量了一下,对乔齐说:“你太邋遢了,也该去洗个澡了。”乔齐叹声道:“不用了,过一天少一天,我已不在乎形象了。没有了心爱的人,又打扮给谁看呢?不过,谢谢你们的关心。”他的语气里,透露着无限的伤感与悲凉。

从那以后,小灰小白不再提这个话题。他们无法安慰乔齐,也不能理解他心中的感受,妻离子散可谓人间莫大的悲哀。但他们知道,乔齐是个重感情的好丈夫、好父亲。

夏天来了,太阳慷慨奉献给大地无尽的爱。然而,有时晴天里突然乌云密布。乔齐预感到暴风雨就要来了,慌忙四下里去找主人。他对乔老爷汪汪直叫,意思是说天要下雨了,不给小灰小白挪个地方要淋成落汤鸡了。乔老爷高兴地点点头,他理会乔齐对孩子的爱已转移到了小灰小白身上。

深秋的下午,乔老爷从外面带回一个不好的消息。下个月,主人家要拆迁到新的居民小区去。乍听此讯,乔齐心中一惊,他清楚自己寄身的乔家大院存在时日不多了。他还看到,乔老爷喂食小灰小白时脸上流露出怜惜之情。乔齐敏感意识到了某种不测,瞬间,一种伤感之情涌满全身。当初雅兰走了,紧接着孩子走了,现在主人家又要走了。他不明白,上天为何如此不公,把这么多厄运都降临到他的头上。

在乔家搬迁的前夜,乔齐离家出走了。对于他的不告而别,乔老爷没有半句怨言,只是深深叹息着:“苦命啊,快到头了!”这句话听起来,味道怪怪的,可惜乔齐听不到了。此时,他开始逍遥自在地流浪街头。

在流浪的日子里,乔齐靠着到街头的垃圾箱里翻找食物填充肚皮。有时,他也寻觅到街边的小饭馆外,乞怜人们施舍一些残饭剩菜。运气好时,它还能碰到食客扔出的肉骨头之类。很多时候,他一天里吃不饱一顿饭,只能饿着肚子勉强度日。

北方的冬天异常寒冷,乔齐的天堂就是早晨的太阳出来后,躺在路边的干枯草丛中美美睡上一觉。睡梦里,他的期待往往变成了现实,他仿佛见到了美丽的夫人雅兰,还有两个欢呼雀跃的孩子。一转眼,他又见到了小灰小白,他们在绿草如茵的城市广场上空,飞来飞去……

一个冬日的清晨,有人在城市公园的一片草地上发现了乔齐。早起锻炼的人们闻声聚拢来,看到草地上的狮子狗全身毛发稀疏,瘦得皮包骨头,都不由得唏嘘不已。乔齐被冻死时,形容枯槁的脸上绽开了微笑。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One comment

袭月

五月 19, 2016 在 10:45 上午

呵呵, 这个乔齐挺有情谊的啊,始终在怀念他的雅安,郁郁寡欢,担心他的孩子, 可狗狗做不了自己的主,真实无奈啊,他向往着全家团圆,妻儿绕膝,同时叹命运不公,世道薄凉。你是借狗喻人,这个人会是谁?

 回复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