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Web2.0战旗下的草根呐喊

后Web2.0战旗下的草根呐喊

cnpxy No Comment
评论

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像今天这样,数以亿计的草根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只要你的言行没有违背法律的制约,就算有些违背道德和祖先的遗训,也照样可以诏告天下:“我是草根我怕谁?”漫无边际的国际互联网,才是真正超越国界、种族、民族和性别界限的世界。“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曾经是网络上最著名的一句话。尽管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现实是:在互联网上的你可以像狗一样狂吠。

倘若你读过中国历史,一定不会忘记“焚书坑儒”这个典故。这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统制思想文化而采取的措施。时至今日,子孙后代们可以通过虚拟的网络畅所欲言,绝对是始皇帝没有料到的。事实上,草根的智慧不是“焚书坑儒”就能扼杀的。试想,后来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始皇兵马俑及神秘莫测的秦始皇陵,正是古代“草根”勤奋和聪明才智的结晶。今天的草根们不再成为帝国统治的牺牲品,然而“人言可畏”!

即将过去的2007年,当属于“草根之言,老虎甚慰!”即便是历史上令人称颂的“武松打虎”,也没有得到今日“周氏拍虎”这样高级别的待遇。陕西镇坪文采村农民周正龙拍摄“野生华南虎”事件,一度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11月9日,世界权威科学杂志《科学》正式刊出极具争议的华南虎照片,并附图片说明质疑为“平面的猫科动物?”由此,有关真假“华南虎照片风波”进入了新的阶段。

网络正在进行时,华南虎事件演绎成一场波及全国的娱乐赛事——华南虎“PS”大赛已经演变为网络恶搞饕餮大餐。真可谓:网上熙熙,皆为虎来;网上攘攘,皆为虎往。在众网友的PS下,周正龙拍到的野生华南虎,有了更为可爱、更富人性的表现。甚至有学者称:通过华南虎事件,可以看出我们确实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网络时代。网络的力量日益见长,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两点:批判精神和娱乐精神。

当互联网进入web2.0时代,互动与交流成了一种典型模式。因为华南虎、百家讲坛、色戒、超级选秀、股市、钉子户等等,仿佛是一夜之间,草根们不可能的梦想得以实现。于是,有了“拍虎英雄”周正龙、“学术超男”易中天、“学术超女”于丹、“安女郎”汤唯、“红花教主”杨二车娜姆、“股神”林园……通俗易懂的雅号,无边界的网络平台,超媒体的传播速度。还有哪个时代,比web2.0天下成名更快?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草根”精英盛行的年代,大众们熟知的娱乐明星纷至沓来,粉墨登场。至今,“老徐”的博客点击率超过1亿3000万,可谓创造了中国的又一项“世界第一”!而她主编的电子杂志《开啦》出刊14期,总下载量加上在线阅读量也突破1亿大关。求名也好,图利也罢,凭借web2.0平台继续上位的徐静蕾早已名利双收。可爱的草根们,只为将回复发在老徐博文的首页位置,不惜“数月等一回”!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会有PK。一时间,明星们纷纷把电子杂志作为PK的对象。俗话说“开篇难”,但杨澜之《澜》2005年就上线出版,首开明星办电子杂志之先河。继而徐静蕾《开啦》、陈鲁豫《豫约》、高圆圆《缘来是你》、李湘《相信》、周笔畅《明星志》及赵薇《天使旅行箱》……2007年的网络江湖,明星们的名利场从影视圈内衍生到了互联网上。有了明星,网络草根们追逐的视线里,自然“星”光灿烂。

从“读文时代”转到“读图时代”,一下子将读者推进了“感官时代”。集音频、视频、文本、图片、动画于一体的电子杂志,这种新生读物被一部分人认为是继门户网站、搜索引擎、博客之后的“又一把互联网之火”,乃至将2007年称为“电子杂志元年”。具体而言,应该是中国女明星的“电子杂志年”。但缺乏盈利模式、风险投资缺席和渠道撤离,不免让个别草根心中生出疑问:明星电子杂志忽悠“草根”,将来有多远?

随着web2.0技术及宽带的普及,互联网走向大众化逐渐成为一种现实。以网络的方式娱乐大众,开始影响着中国人的真实生活。2007年一度火爆的“凤凰精英男”之争,原是市井生活的芝麻小事却有了本质的升华,网民群起而批判所谓“贫富”、“教养”或“人性”的原罪。假如没有web2.0时代的网络生活,恐怕任何一家传统媒体也极难炒作这样的话题,而且解读得如此娱乐十足并风行一时。

Web2.0流行下的网络元素,娱乐和媚俗是两个重要的关键词。“向上看,是娱乐;向下看,是民智。”在集体误读的2.0泛娱乐时代,诸如各地网民自发的晒豪华办公楼事件,又如酝酿了13年的物权法在2007年定案出台前后,一张史上最强的“钉子户”照片横空出现,最终成就了一户补偿过千万的“史上最昂贵钉子户”。然而“草根”跟风网络,相信大多数人的观点未必是正确的,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且说web2.0的代表产品——博客,在中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2年,由著名的网络评论家王俊秀和方兴东共同撰文提出来的。而最早的一批Blogger,不过是一些小众的网络精英。一开始,博客是继Email、BBS、IM(即时通讯)之后出现的第四种网络交流方式。2005年,有人说是“中国博客元年”;2007年,有人说是“中国博客营销元年”;而2006年,祝贺!你——亿万草根网民,成为了《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

继闪客、博客、播客、换客之后,如今网上最流行的就是“晒客”。源于2005年的晒工资之风,最初在网络论坛上渐成气候。到了2007年3月的两会上,连国务院副总理吴仪都公布了自己的工资单成为“晒客”中的一员。而草根网民们真的是无所不晒,除了晒工资,还有晒衣食、晒化妆品、晒烹饪、晒孩子、晒股票、晒商家……有了“晒客”,才有看客的分享——不为炫耀,不比金钱,只为展示生活,分享快乐。

网络时代的“晒”,就是“分享你的一切,晒出你的一切可以晒的东西”。尤其是“晒客”中的晒黑族异军突起,热衷“揭黑”。一旦了解到社会上的不平事,即通过网络详细披露,以警示其他网民。“晒黑”风暴中,晒客们将“曝光”、“公开”的社会制约机制体现得淋漓尽致,它们以揭露和公开社会的黑暗和不公为目的。可见,草根“晒客”的触角已从网上延伸到了网下。如同“晒黑”族的口号:“只有不想晒的,没有不能晒的。”

现实生活中,公民作为消费者享有安全权、受尊重权、监督权等。一旦商家漠视这些权利,它们就成了“晒黑族”所“晒”的对象。哪怕是瑞蚨祥、小肥羊、麦当劳这样的知名商家,也逃脱不了“晒太阳”的命运。那些被曝光的商家,对“晒黑”族想必是深恶痛绝的吧?由于晒黑族的存在,商家的不道德行为自然有所收敛。但晒黑族,绝不是上访族,追求的是阳光与正义。谁说网络虚无飘渺了,“晒黑”就很实在嘛!

没有web2.0带来的网络化生活,就不会有“晒客”们休养生息的领地。以“晒客”为代表的虚拟网络生活,俨然与现实化生存混为一体。譬如,哪家超市服务态度不好、哪家商场不给发票、哪家银行办事效率低下等。正因如此,据说web2.0这个词现在已经成了毒药,跟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更有甚者,发出了“远离毒品,远离web2.0”的呼声。究竟这是草根趣话,还是业态实况呢?

凡是基于web2.0挖掘商机的商业性互联网公司,至今没有赢利,也没有上市圈钱。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以Blog、Tag、Wiki等应用为核心,Web2.0创新模式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当博客网、优酷网等走近亿万草根时,大家心中窃喜“天下仍有免费的午餐”,凭什么要为web2.0服务买单?因此,就让web2.0满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伟大精神,继续高歌猛进吧!2008年美好的愿景,且让“草根的呐喊”再响亮一些吧?!

“呐喊吧!草根!”且看那面猎猎飘扬的战旗,号令互联网江湖真正的声音。还记得那句脍炙人口的对联:“大网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常吠,吠世间可吠之人”。的确,网民已从恶搞时代进入全新话语权时代,在互联网上的你可以像狗一样狂吠。没有任何“明星”或“精英”敢于忽视草根的力量——任何他(她)们的一切也受益于你的追捧。而这些,正是体现了web2.0时代的互联网精神:“追求自由与正义,还有阳光。”

本文刊发于《0086》杂志,文/彭行洋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