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牵手走过京城的岁月

我们牵手走过京城的岁月

cnpxy No Comment
情感

看过最新上映的《北京爱情故事》,不由想起我所经历的青葱岁月,那些三月飞沙四月飞花九十月桑拿天的北京时光……于是,重发旧作:

 

有了叶倾城的(武汉)城市爱情,才有了北京篇:对于一个城市的风花雪月,深深眷恋——只为一笼烟雨、几许忧柔……

在三里屯,我一进男孩女孩酒吧,就看到了她。好一个青春美丽的都市女孩,我不禁怦然心动,只是她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忧伤。

在她的对面,我坐了下来。她在用小勺搅着咖啡里的方糖,似乎并没注意到我的到来。我顺手拿起一个空杯子把玩着,有意吭了一声,说:“生活其实就像一杯咖啡,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也就品出酸苦甘醇各种不同的滋味。”

听到我说话,她抬起头来,眼神里淡出迷迷濛濛的光泽,轻言:我刚结束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到这里来打发失恋的心情,请不要打扰我,好么?

我没理会,继续说:“恋爱应该很甜,而失恋应该很苦,好像咖啡,不是每个人都能品出这苦中的滋味。那种让痛苦从心中慢慢流淌、慢慢宣泄的感觉,应该是很美妙的。”

“哟,你很懂得生活你!”她满不在乎地说。

“你是北京人?”她点点头,“从小在胡同里长大的,难道你瞧着不像?”我笑笑,“像,很像!”她也笑了,“不是很像,本来就是嘛!”言谈举止中,显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从那以后,我们有了交往。情人节到了,我从网上给她发了一封邮件:“于千万人之中的城市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遇见了你,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你爱我吗?’”

然后,我捧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坐着地铁,穿越城市。当我来到她的门外时,手机响了,原来有一个短信:“看到你来到楼下,我的心情既喜且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该等的人?”此时,关着的门开了,从门里露出一张笑意盈盈的脸。

那一天,我们去了东单北大街的大华电影院。电影院里,正在上映着一部煽情的言情片——《一见钟情》。我们走出电影院时,从街上一家音响店里飘出歌声:“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里都是情侣的味道,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我和她恋爱了。

那时候,她上班在东城,我在西城。在两家单位的中轴线上,我们合租了一套房子。每天清晨,我们牵手走出小区大门,绕过曲曲弯弯的胡同巷子,到一条大街上的小吃店里进早餐。她喝豆汁,要一份鸡蛋煎饼。我便喝小米粥,吃油条、小笼包子。

我们一起去地铁站。她挽着我的手臂,一步步走下几十级台阶。宽敞的站台上,候车的人很多。在这里,我们走向站台的两边,她向我挥一挥手,挤在人群中走进熙熙攘攘的地铁车厢。

她往西,我往东。如两片落叶在半空中相拥后,飘去不同的方向。

一天的思念,就从我们在地铁分开的那一刻开始。有时,我的言语通过无声电波穿越城市的天空。于是,中午我们又从两头坐上地铁往中间赶,一起到前门老车站商城的地下三层。那里的风味饮食很多,而她对什锦炒饭一往情深,我也是。那样白花花的米饭里嵌着火腿、黄瓜、胡萝卜等碎丁儿,红红绿绿,煞是好看,吃嘛喷喷香。

每到周末,我和她会骑上单车,一前一后走在京城的马路上。经过笔直平坦的长安街时,远远看到广场上高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巍巍的城楼近在眼底。北京城实在太大,有一天我们走到东直门时迷了路,幸好路边就有义务指路的老人。这种富有人情味的关怀,在其它城市是看不到的。

一路上,我们还会看到许多迷人的风景:天然石雕琢的明清时期北京地图、夏天广场的流水、东安门的皇城墙地基、中法大学的雕塑、老北京风情的四合院、五四路口巨大的书页雕塑、北端复原的部分旧皇城城墙……历史,在我们的眼前一点点展开。

到了南城的大观园,我们进大门后直奔曲径通幽处,只见亭台楼阁,佛庵庭院,山形水系,配以繁花名木、鹤鸣鹿啼,好一派人间仙境!在潇湘馆的厢房内,林黛玉正在弹琴,紫鹃侍候在一旁。我不由想起了那首《枉凝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她回眸一笑,乐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是的,多情人生,缘分使然,如我等混迹于茫茫人海,因为偶然的相遇,人生有了美丽的开始。

春天的北京,沙尘暴时常漫天肆虐。临出门时,我拿来一条纱巾蒙着她的脸儿,从脑后轻轻系上。那一瞬间,她显得很激动,因为这些很小的生活细节。于是,她也会在下班途中,去超市买回饺子皮儿,用韭菜做馅,煮上一锅热气腾腾的水饺。然后盛在一个大盘子里,蘸上醋,她夹给我一个,我喂给她一口,好不亲热!

有时,为了吃正宗的老北京炸酱面,我会带她去红桥市场。那儿的面是用手擀的,作料有青蒜、绿豆芽、黄豆芽、香椿拌黄豆、黄瓜丝、心里美萝卜丝……共有八小碟。当然,我们需要换口味时,也到全聚德烤鸭店去吃挂炉烤鸭。她很喜欢那种用枣树烤出来的,吃起来味道最香。

吃完饭后,天还早。我们就打的去北京人艺剧院,看孟京辉最新导演的先锋话剧——《像鸡毛一样飞》。她说太前卫,太抽象,看不懂。后来拍成VCD后,我们在家又看了一回,觉得片里的人物像在做梦,来回倒腾着让人犯迷糊,依然不明所以。

有一次,她吵着要看京剧,我们便跑到梨园剧场。坐在中国传统的八仙桌旁,品尝着小吃和名茶,欣赏着舞台上生旦净丑咿咿呀呀的唱腔,氛围倒好,就是听不明白。我们才知道,即便是国粹,离我们这代人亦已久远。

原来,历史、梦幻与现实都是有距离的,虚化了就不像是真实的生活。而人们,常常把不能改造现实的努力,寄托于缥缈的想象中。可是生活的日子往往阴差阳错,到头来还是岁月蹉跎,只落得爱恨情仇来去一场空。于是,也像徐志摩那样宽慰自己: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这么想时,她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有人说,守着恋人睡觉是很幸福的事情。我静静地看着她,掀起搭在她眼角的一绺头发。

秋天来了,我们一起去了香山。在山坡上,她随手摘下一片红叶来,捏住叶柄迎风飞舞着……看着她兴趣盎然的样子,我就想:这片秋天的叶子,不知它面对世界的将会是哪一面。或许是这面,或许是那面。但风一吹,或许又变成另一面了。人生如此,那么红叶遥寄的相思之情呢?

有时,我独自去景山上凭吊崇祯皇帝老儿,或去长城瞻仰“不到长城非好汉”的伟人手笔。我的足迹还会到达天坛,那里是想象中离天最近和天帝“密谈”的地方。在天子脚下,无论沧桑凄凉,抑或儿女情长,都透着那么一种大气,如同她的胸怀大度一样。这就是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城市,其魅力之所在。

我和她由衷地喜欢着这座城市,在故宫、北海、鼓楼、颐和园、中华世纪坛、西单文化广场……处处都有我们闲逛的影子。一眨眼,又到了王府井小吃一条街上。她叫来炸灌肠、爆肚、羊蝎子和炖吊子,我们像许多北京人一样习惯吃着,真是吃嘛嘛嘛香。

逛累了,我们便随便在街边找个长椅休息一会儿。天晚了,我提着大件小件的东西,紧随她跳上一辆公交车。到了车上,我们逛街的热情有增无减,忍不住摸摸这个碰碰那个。我从手袋里掏出一件羊绒衫来,“喂,这件质量倍好!给我买的吧你?”她一把抢过手袋,高嚷着“少臭美了你!那是给我爸买的。”我们的大嗓门很响亮,嘻嘻哈哈,吵吵闹闹,全然不顾车上其他人异样的眼神。

冬天里,天色很早就暗下来了,凄迷夜色笼罩在城市的星空。我不放心她一个人走夜路,便让她迟点下班,我到单位门口去接她。回来途中,我们从皇城根下经过,她会情不自禁地哼起“我爷爷小的时候,常在这里玩。高高的城门上……”尽管风吹在脸上,像刀割般的难受,但我们心里却像春天般地温暖。

或许,时间于人永远无情,我们都该有情怠虑淡的一天。若干年后,我们还会将彼此忘记,但那份情会永远存在心中。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发表评论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