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念

那个月圆的夜晚,西子走了

cnpxy No Comments

那是一个春意撩人的黄昏,我坐在电脑前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惊得我差点跳了起来。我拿起话筒,没好气地问:“你是谁?”

“我是西子。”一种很干净的声音,从来没有听过。“西子?”我很奇怪,大脑里像整理磁盘一样迅速扫描了一遍。但,在我所有的朋友中,没有人叫西子这个名字。

“对不起,我想你是打错了。”我礼貌地准备挂断,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我想认识你。”

西子问我有没有空,她想见面聊聊,我不假思索地同意了。我想,我这样单身的穷鬼,劫财劫色的事情跟我都不沾边。再说,有这样的约会我正求之不得,刚好打发百无聊赖的心情。

华灯初上的街头,远远见一个女子袅袅婷婷地走来。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如瀑布般美丽的披肩长发,我猜她就是西子。果然,走到近前她站住了。在电话里,我已向西子描述了自己的特征。她的美目停留在我的脸上,足有十秒钟。

长这么大,我还没被一个陌生的漂亮女孩这样看过。刹那间,我觉得脸上有些发烫,却也拿眼来打量西子。她长的真是好看,一时间我竟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反正是那种站在人群中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孩。

她穿着米色花恤衫,深蓝色的贴身牛仔裤,杏色短靴,腰间还扎了一根流苏带子。西子的打扮,比我想象中青春且富有活力。她说:“认识你,我很高兴,咱们找个地方随便坐坐吧。”我点点头,不知说什么才好。在我听来,她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看起来,我比你年龄要大。”西子边走边说。“今年我22岁,你呢?”我的心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我比你大了五岁,可以做你的姐姐。”天啊,我的心里不禁一阵狂跳。这个见面还不到五分钟的美人儿,声言要做我的姐姐,她是顺口说着玩的吧。想到此,我心里刚燃起的一点亮光又不禁暗淡下来。

我们来到附近一家咖啡屋里,找了一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来。西子自己点了果汁,给我要了一杯咖啡。我谢过,说:“我并不认识你,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你的电话?不是你自己留给我的吗?”

蓦然,我想起几天前报上说有个总想寻短见的女孩,需要寻找心理医生。我一时心血来潮,就把电话留给了报社,其实我哪里懂什么心理学,心里不过想认识她罢了。如今,那个想寻短见的女孩就坐在我的面前。我掐一下自己的胳膊,生疼,才相信这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西子告诉我,半年前她与男友分手后,一度意志消沉。从那时至今,她已经5次自杀未遂。西子伸出左腕来,依稀可见一道自杀留下的刀痕。我看到西子的脸,分明透着至深的疲惫,和痛苦。

那天晚上,我和西子一直聊到咖啡屋打烊了,才走出门来。我问西子住哪,我送她回去。她用手指了不远处的居民小区,我们便朝那个方向走去。

在小区的大门外面,西子停下了。“就送到这吧,你可以回去了。”我问她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吗?西子说随缘吧。

昏黄的路灯下,她的身影在小区道路上渐渐拉长,直到从我模糊的视线中彻底消失。我在原地站了很久,当一支烟快要燃完时,我猛一回头转身离去。

过了一个礼拜,西子还没有打来电话。我发现自己想她的心思,却一天比一天浓。于是,我开始素描西子的肖像。几天过去了,废弃的画稿已扔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慢慢地,我发现笔下的西子越来越逼真了,越来越接近我心目中的理想形象。

一天晚上,我终于画完西子美丽眼睛上的最后一根睫毛。于是,完美的西子跃然纸上,活灵活现,仿佛是她真的来到了我面前。

静夜里,电话突然响起,是西子。我兴奋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上。西子说:“你的声音在颤抖,病了么?”我说:“西子,我好想你,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她沉默了片刻,说:“好吧,你到我这里来,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我又见到了西子,她伫立在晚风中,长发飘飘。西子看到了我,没说话,转身进了小区大门,我亦步亦趋在她的后面,像是一个让人望而生畏的护花使者。

不久,西子带着我来到她的住所前。我不禁大为惊讶,那是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西子开了别墅栅栏的门,说:“进去吧!”我跟随西子穿过铺着青石板的庭院小径,来到大厅,但见一朵朵荷花点缀着发光的玻璃地面。

西子又沿着大理石的台阶拾级而上,来到别墅的二楼,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在通透的落地窗下,竹林掩映,流水潺潺,朦胧月光里的庭院显得神秘、温馨。

在我愣神的片刻,一双柔弱无骨的手勾住了我的脖子。“这些都是他给我留下的。”西子有点轻描淡写。此时,我忘了自己身处何境,也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想,除了自惭形秽,我别无可言。

“你不是要给我意外的惊喜吗?”西子的问话,让我从失神中醒悟过来。

“噢,是的。”我从怀里掏出西子的肖像画。她从身后接过去,好半天没有做声。我不由转过身来,看到西子正拿着画出神,眼泪像晶莹的露珠一样,挂在脸上。

“西子,你怎么哭了?”我慌了,“我画得不好,你打我骂我就是了,但你不要哭呀!”

“没什么,我这是激动的。”西子转身朝卧室走去。过了一会儿,她从里面叫我,于是我进去了。我看到西子穿了一身性感的高档内衣,静静地躺在床上,没有言语。但她那会说话的眼神,分明让我读出了一种期待。

躺在西子柔软的床上,我感受着她充满母性的温柔。西子说,好久好久,她都没有这样快乐过了。说这些时,她的双手像两条水蛇一样在我身上游动着,轻轻摩挲着我的后背。

夜深了,西子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好象,她做了梦,一直含糊不清地呓语。

第二天,我醒来时,金色的阳光洒满了窗外的阳台。在落地窗前,有一把古朴的藤椅,西子坐在藤椅上,用手支着下巴向我微笑。

早餐时,我告诉西子,昨夜她梦里叫着一个什么“辉”的男人名字。我看到,西子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了。我便知道,这个“辉”是她心里的一处伤痛,或许就是她以前的男友。

离开西子的别墅后,又有好长时间没有她的消息。我又开始漫无边际地想她,这一次的思念远比以前更具体,更真切。

那个销魂的夜晚,给我留下了记忆里最美的开端。我忘不了西子那对饱满尖挺的乳房,握在手里时,却是那样地细嫩而光滑。它就像开在暗夜里的两朵无果花,静静地等人来吮吸甘饴芳香的滋味。

在我忍不住要去探望西子的时候,她的电话来了。西子说:“今晚城郊会有流星雨,你陪我一起去看,好吗?”

那天晚上,西子开着她的红色跑车,我们来到郊区一片开阔地上。等到子夜时才见零星的流星从天际划过,并没有西子期待的流星群到来。我暗想西子心里一定失落得很,但她似乎并不在意,反倒安慰我说看不到流星也罢,原本只是想有人陪她出来算算心。

夜凉了,一阵冷风吹来,我忙把身上的外套披在西子身上,说:“西子,我爱你!只要你快乐,我愿意永远这样陪着你。”西子把头深深埋进我的肩头,似有说不出的感动。

过了好久,西子抬起头来,挣脱我的怀抱,走到十步以外的地方,望着天际,说:“很久以前,有人陪我去看流星雨落到地球上。流星落下时,他站在我身旁。眼看着,天上又一颗流星落下了,地球上的那个人却远去了。”

在空旷的夜里,西子的话是那样地虚无缥缈,几乎以流星般的速度击中了我一颗伤感的心灵。八月十五到了,我提着月饼去西子的别墅,想陪她度过一个花好月圆的夜晚。然而,我远远看见西子的别墅,高处的阳台上有两个人影正在喝酒赏月。

霎时,我的鼻孔发酸,泪水在眼圈里直打转儿。我手中印着玫瑰红的“LOVE”月饼,不自觉地滑落地面。我从口袋里掏出烟来,一根接一根地抽着。

就那样,我守在西子的别墅外面,久久不愿离去。夜风凄凉,不知何时从空中飘来《梁祝》那哀婉缠绵的曲子,愈发使我肝肠寸断。一时兴起,我看到阳台上的男人托着西子的手站了起来,拥着她来到落地窗前翩然起舞。

那天晚上,我离开西子别墅后,一个人去了酒吧喝的酩酊大醉。我以为,西子已经找回了那个叫“辉”的男人,也可能她又找到新的意中人,在爱情中获得了新生。孤独留下我心底的痛,深深地,连着开在暗夜里的两朵无果花,在无人的夜里默默滋蔓。

直到半个月后,一个英俊的男人来家找了我。他交给我一封信,只说了一句:“这是西子留给你的。”便缄默着走了。我急忙追出门去,那个男人已钻进了一辆轿车,一溜烟儿消失在滚滚车流中。

星期日,我买了一大束紫罗兰和勿忘我,去了西郊墓园。从西子给我的遗言中,我知道她等回了那个“辉”的男人,但他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就在他们起舞弄清影的那个夜晚,西子趁着夜深人静“辉”熟睡的时候,坐在落地窗前的藤椅上第6次割腕自杀了。

站在墓前,我扶着镌刻着“西子”名字的高大墓碑,慢慢地,慢慢地跪下了。我浑身抽搐,悲痛万分,欲语泪先流。我向西子忏悔自己没能用爱挽留住她年轻的生命。而今,美丽的伊人已香消玉殒。她安静地走时,我竟不在身边。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白天不懂夜的黑

cnpxy No Comments

生命总是脆弱的,人生的美好也很短暂。几年前,我爱的浩出车祸去了天堂。后来,爱我的杰难违父命早早结婚。一度占据我内心重要位置的两个男人,以这样的方式先后离开了。

从此,我不再相信爱情。即便红尘万丈有真正的爱情,那也是一只典雅的蝴蝶,早已风干在无人翻阅的古籍里。遇到白天是很偶然的,他说喜欢我的名字。喜欢一个人,仅仅因为名字。这让我感到意外,便说:“希望你不是随意改变自己主意的人!”

在新年的第一天,看完白天长长的邮件,我没来由地有些感动。他说了很多话,丝毫没有把我当成陌生人的意思。此前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是可悲的:一种是不自信的人,另一种是不被信的人。感谢白天,他没有让我成为其中的任何一种。

那时,我回到家乡美丽的海岛海南过春节。正月初二,我抽出时间给白天回了封信。我说:“缘分,也许就是相遇的偶然吧。这是一个俗气的词语,仿佛空气一样无时不在。”

一连几天,我都收到白天的邮件,大约有六七封。过了春节,我去香港参加舞蹈演出。不久又到了深圳,那里有我一份很好的工作。几番来回的忙碌奔波,早把白天抛到记忆的汪洋里。

让我重新记起白天的日子,已到了春末夏初。白天感慨:“终于遇到你了,几个月来甚是想念,只是没有你的消息。”他的话意犹未尽,不过仍让我很感动。茫茫人海中,有一个陌生人牵挂自己,本来就是很难得的事情。

我对白天的感觉,开始出现在他的一句话:“想要告诉我的,终究你会说的,是不?” 要知道,这句话是我常常对别人说的,几乎一模一样。我不喜欢问别人什么,也不喜欢别人问我什么。就像很多人对香港过分感兴趣,对深圳也是,这给我的感觉很差。许多时候,我宁愿选择沉默和倾听。也许很闷,可我以为这是种美好的品德。

白天一如既往地给我发邮件,我能感觉到他炙热的情怀。可是我清楚无论何时,都要懂得保护自己。我层层包裹起心灵,不想它受到伤害。当然我相信缘分,因为我找不到别的什么可以相信。

我和白天的缘分,也是出乎意料地巧合。比如我们同姓一个字,我的名字中包括他的乳名。同样我很欣赏他的名字,许多次一遍遍地轻声低呼。我和他都喜欢音乐,诗歌,以及大海……我们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心爱的人一起环游世界。

慢慢地,白天给我的虚拟印象充实起来。一天下班后,我终于忍不住拨下北京的区号。白天声音比我想象的好听,那是我第一次给陌生人打了一个多小时的长途。从那以后,我常常打电话给他,且每次都在两小时以上。他那里没有来电显示,因此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白天说了很多次,总让我破费他很过意不去。但我不在乎,我喜欢听他说话。尤其在深夜里,他的嗓音有种超越时空的穿透力。就这样,原本高傲而保守的我被感染了,一点点融化在白天的声音里。

最感动的,还是白天的真诚和坦率。在网上,我和父亲是少有的父女档。去年,我们还玩过比文招亲的游戏。那时,父亲总抱怨这个男孩子不够大方,那个男孩子不够勇敢。而现在,白天居然给他老人家天天留言。

“你有一个很好的女儿,她美丽,傲气,孤独。我很喜欢她,凝烟说是网络上的一见钟情。但我认为并不是,我不仅仅欣赏她的文字,还感觉和她有很多近似的地方。我对凝烟是真诚的,我对她的爱是一厢情愿,也许没有结局。但这都不重要,因为她是我主动接近的第一个女孩,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女孩。我想,喜欢一个人不会有错吧。如果有,也只好让上帝惩罚了。”

“随着我对凝烟的了解多一分,对她的喜欢也多了一分。没想到,您的女儿那么完美!至少在我的眼中,她是这样的。原来苦苦守候的我,一颗等待的心,终于有了可以寄托的地方。爱情教人成长,我会学着去爱凝烟,以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乃至有限的生命。能为自己真心喜欢的人付出,真是人间最大的快乐。”

“凝烟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还没有走到现实中面对她。但我能够感觉到她的心跳,我和她一样希望细水长流。如果她愿意是一棵草,我就选择做一棵树,在她头顶上撑起一片晴天。如果她感到不快乐了,我会随她的心……”

父亲对白天说:“你和女儿的父亲谈是没有用的。”我和父亲交流了几次,让他谈谈对白天的感觉。他说:“不要依靠别人把握自己的幸福。”父亲是个开明的人,幽默爽朗的妈妈也是。我的家庭一向讲究民主,所以父母的婚姻才那样幸福美满。而我追求的幸福,正是普通人需要的温馨,和谐。

其实,很多女人不在乎男人的事业有多么成功。她们需要一份完整的情感,以及捧在手心里的呵护。何况白天不止一次说过,认识我是他最快乐的事情。那段时间,他的梦里都是我的影子。这种刻骨的思念,在别人看来是很荒唐可笑的。但没有办法,他不能控制自己做怎样的梦。

白天提出给我写信,我给了他在深圳的地址。于是,我们的交往从网上延伸到了现实。还记得第一封信,他抬头写道:“这个初夏的北京子夜,我在灯下铺一张纸,用笔,亲手给最爱的人写一封信。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在远离电话和E-mail的时候,静静的夜里一个人守着孤独的窗。无尽的思念,写给远方的你。”

收到信后,白天的一往情深再次打动我。信末,他写了一首《我爱你》的小诗。在诗里,他提到世界上值得一去的地方。一时兴起,我用钢琴给他弹了一曲张柏芝的《星语心愿》。听到电话里的琴声,白天说感觉就坐在我身边。他轻抚着我的沙巴狗,一起醉心于我的世界里。如此浪漫的情境他心向往之,紧接着他一番掏心掏肺的表白,直让我听得耳热心跳。

我的心灵深处被触动了,嘴上却说:“ 如果这感情注定没有结局,我是不是该劝你就此止步?在你还只是光着脚丫戏水之时,就告诉你这大海很深,免得你纵身跳入之后只能沦陷。我不知道……”

落叶飘黄的秋天很快到了,我写了几首《枫之韵》。令我高兴的是,白天最懂我的诗。转眼间,遥远的北方落雪了,白天的《雪之舞》也只有我最懂。白天就这样牵着我的手,共同走过了一年的时光。如果我愿意,也可以是一生一世。

二月的一天早晨,我在深圳住所的门被敲响了。开了门,我看到一位面目清秀的男孩,手捧一束红色郁金香。他解释自己是附近花店的员工,到这里送花给一位叫凝烟的小姐。送花人走了,我从花里找到一张纸条。

“亲爱的凝烟,红色郁金香代表爱之宣言。从今天起,我到花店给你订了半个月鲜花,一直送到情人节过后的第三天。”原来是白天,他到了深圳竟然不来见我。天天送花,又能代表什么呢?我的心情喜忧参半,有些哭笑不得。

每天清晨,送花的男孩赶在我上班前按时到来。我给他签字,微笑,他也友好地冲我点头。然后我把脸贴到花间,闻着丁香的忧郁抑或百合的馨香。几天后,我注意到每天早晨送来的这些花,尤其是紫罗兰显得特别清新。平时到花店购买,难得有这般新鲜。

还有藏在花里的纸条,含蓄隽永的几行小诗,从中我总能读到或悲或喜的心情。我被白天的文采彻底折服了,他的诗总是那样韵味悠长。但想到白天近在咫尺,却不愿前来相见,我的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有几次,我向送花的男孩子打听订花人,譬如他的模样俊丑高矮胖瘦等等。男孩子说那位先生前来订花时,那天他不在。我问他的花店地址,他又说要替送花人保密。于是,有一天我悄悄跟踪在他后面。谁知他倒挺机灵,穿街过巷很快把我甩掉了。

一个礼拜后,我再也坐不住了。一到下班时间,我第一个冲出办公室,来到附近的花店挨个打听送花人。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我心中悻悻地,对白天莫名地产生一丝怨恨。每天的鲜花照送不误,旧花未谢,新花又来。新鲜的花叶上还带着早晨的露水,晶莹欲滴。

情人节那天,我从送花男孩手上,接过来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我数了数,刚好99朵。我双手颤颤地捧着鲜花,陡然从心底升起一股幸福的感觉。高兴之余,我破例请送花男孩进屋喝杯水,同时也想从他口中套出送花人的情况。

男孩子的嘴很严实,依旧只字不漏。但我发现,他对屋子里的摆设显得饶有兴趣。尤其我那架花了一年薪水置起的三角钢琴,他不时地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很没礼貌的样子。我的好心情一下消失了,直后悔不该让他进屋。我想,这种打工仔没几个好心眼儿,以后不一定会招来什么事呢。

我走到卧室,准备让心爱的豆豆出来轰人。我的沙皮狗非常听话,它肯定会照办的。然而我找遍了整个房间,却没有发现豆豆的踪影。它跑到哪去了,往常都是在家的呀。送花男孩看我一副着急的样子,就问出了什么事。我只好说沙皮狗丢了,他打听了有关豆豆的特征后,竟然拍了下胸口说:“没问题,我给你找回来!”

由于我要急着上班,也就来不及考虑他的话有几分诚意。但那天上班,我的一颗心一直七上八下,一会儿疑心豆豆就是送花男孩掳走的。过一会儿,又担心他会撬门入室偷走我的钢琴。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了,我提前十分钟出了单位,迫不及待地赶往住所。

天不凑巧,我在路上碰到一场飘泼大雨。冬天昼短夜长,等我回来时天已擦黑。将近住所前,一道黑影犹如离弦的箭射到我身旁,伴随着一串汪汪的叫声。“豆豆,豆豆……”我一把搂住心爱的沙皮狗,不禁喜极而泣。豆豆摇着尾巴,欢快地不停舔着我的手。

门前的台阶上,远远孤立着一个黑影。走近了,我认出他是送花男孩。“豆豆是你找回来的吗?”他点点头:“它在街头走失了,我走了好几条街才找到,然后守着它等你下班。”我心中一动,沉吟道:“这么说,你在这呆了一天了?这样吧,我给你一百块钱。你去买些吃的,剩下的算补偿你耽误做事的工钱。”

“不必了!”送花男孩道:“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看他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我心中突然感觉有些对不住他,白天上班的那些想法倒有些可笑了。我放豆豆进了屋,想着明天早晨他来送花时,一定要当面向他表示诚挚的谢意。

第二天早上,我住所的敲门声准时响起。开门后,我发现面前站着一位陌生的男孩。他说:“昨天下午有位先生到我们花店,预订了三天的鲜花。他嘱咐每天早晨要赶在你上班以前,大约八点左右准时送到。”

我不禁深感好奇,问:“你能告诉那位先生的样子吗?”送花男孩想了想,说:“记不清了,不过他去时带了一只沙皮狗。”于是我叫出豆豆,又问:“是它吗?”这次,轮到送花男孩惊讶了。“不错,就是它!”他自我解嘲地笑笑:“你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吧?”

突然间,我若有所悟。果然,三天后我收到厚厚的一沓信件。这些信,都是从本市某中心邮局寄来的。我数了数,刚好100封。99封信上都写着同一句话:我不知道,但我很想知道,我是不是你需要的那一种男人?一个离你很近很近,心却离你很远很远的男人。

在我的住处,我拆开最后一封信。从粉色红的信封里,划出一张墨绿色的信纸。上面用潇洒的行草,写下一段不同的话:“如果我爱一个人,我可以为了她,哪怕放弃我最爱的东西。如果她真的爱我,她一定不同意我这么做。爱一个人,我的理解是只有付出,不图回报。我什么也不图你,只单纯地爱你。爱你,就足够了!只要我的所为能让你高兴,快乐,甚至感到幸福,也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手中捏着白天的信,一时间百感交集。想起他说的话:“我会来看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爬也要爬到你的身旁,看着你的眼睛,死去时带着忧伤……”他就用这种方式,一点点温暖我,感动我,真到我快乐地投入他怀里,甜蜜地闭上眼睛,感觉到异样的幸福。

然而,他还是按照自己的话去做了。他曾对父亲说过:“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茫茫人海中的匆匆过客。所以我珍惜缘分,也珍视感情。即便痛苦,我也愿意一个人默默承受,而不会给凝烟带来压力。如果我对她造成了感情伤害,只要她说一声,我会选择远远地离开。”

“为什么会是这样?”我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一个月里,我找遍了深圳的大街小巷,却没发现白天的踪影。我才确信,他已离开了这座城市。以后每到黄昏时分,我就坐到钢琴前弹一支《天黑黑》的曲子:“天黑黑/欲落雨/天黑黑/黑黑……”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好想看你的样子

cnpxy No Comments

好想,好想,看看你的
样子。看你的浅嗔低怒,
看你的语笑嫣然。还有
你回眸时,醉人的眼……

好想好好看你。看你颦蹙的
眉线,看你窃窃私语在柳下
花前。为伊,默默许下
一生一世,相守的愿……

好想,看你一眼。看你
娉婷的风姿,看你飞舞动人的
曲线。用心吟听,你放歌的
曲调宛转。有你,不再黯然。

没有邪念。坦然、悄问缘:
仅仅几亿分之几,相遇,偶然
缘来缘去,缘去如风。风中,
从远方,有遥远的祝愿。

现实原是这般,难难难!
看你,总要经受失落的伤感。
有谁来说爱的字眼,令你
太为难。心酸的、浪漫。

也许看你,仅须一张照片。
看你的痛,你的欣喜,还有你
脸上的梨花带雨,一点点。
捎上温香的丝帕,轻擦,浅!

为你忧愁,为你欢颜,为
你消瘦,为你怜。上官楼下,
一曲将尽,六弦琴无心弹。
今昔非比,疑似在人间。

诗/雪浪天

(原创诗词,谢绝转载)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