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季节

夏雨

cnpxy No Comments

20160704

这些阴郁的日子
雨一直在下
在我心头淅淅沥沥
没有人想知道
那些雨的今生前世
与你我可有交集

他们是这夏的宠儿
一切都悄无声息
在雷声中欢鸣
在风声中哭泣
悲哀着世界的悲哀
欢喜着你我的欢喜

看这窗外的绿色
仿佛天使盛妆的裙衣
只听见雨在喝彩
风儿可不怜香惜玉
撕扯着莫明记忆
一切开始明了
一切终将过去

2016年7月2日

(原创图文,谢绝转载)

梅雨季节,梅子的故事

cnpxy No Comments

(一)
梅子出生在六月的江南,江南的六月是个梅雨季节。现代汉语词典里说,梅雨也作霉雨,意味着这种鬼天气都要霉烂了。梅子便在这当口儿不期而至,仿佛是雨中的天使,袅袅婷婷来到人间六月的江南。
梅子来的那天,梅家老屋的檐下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梅子奶奶望天长叹,梅子呀梅子,你来的不是时候。你看天都哭了,你是水命呀,自古水命无常……梅子奶奶不知道,还有一个词是“红颜祸水”。
梅家三代单传,到了梅子身上就剩下她一棵独苗。很自然地,梅子成了父母的掌上明珠,也成了梅子奶奶的怀中宝。每当哄着小梅子睡觉的时候,梅子奶奶总是习惯性地哼着一首自编的儿歌。
“梅子树上开红花,开了红花开白花,五瓣花儿香又浓,惹来蝴蝶和蜜蜂,飞来说着悄悄话:小梅子,睡觉啦!”

(二)
梅子快乐地度过了孩提时代,幸福的像个童话中的小公主。梅子上学的那年,梅子奶奶死了。梅子奶奶死的时候,也是梅雨季节,老天爷仿佛是为梅子奶奶送行来的。梅子说,连天都哭了。是的,梅子的半边天从此塌下了,梅家老屋一片阴森凄凉。
在父母的呵护下,梅子渐渐长大了。梅子上了中学,梅子很懂事,一放学就帮着父母亲做这做那。每当这时,梅子母亲便阴冷着脸责备梅子,去,赶紧回里屋看书。然而,梅子多半不听母亲的,但梅子父亲一虎脸,梅子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冲着母亲伸长舌头做一下鬼脸,乖乖地回到屋里去。
每逢梅雨季节,躲进小屋的梅子有时无心看书,便看着窗外的霉雨发愣。梅子的作文里情景对话写得很棒,大约就是受了梅雨天的灵感启示,曾记得其中有这么几句——
“六月的梅雨天气很酷,一下就下了个不亦乐乎!高山孤独,大地沉浮,长江象一条巨龙飞舞……”

(三)
那年高考,又是一个梅雨季节。梅子凭着扎实的知识基础,和对文科良好的把握,她以自己所在学校最好的成绩考进了北京,一个莘莘学子向往中的城市。
刚进大学时,梅子感到无所适从。渐渐地,梅子熟悉了校园,熟悉了老师和同学,也熟悉了这座古老而现代的都市。那些枯燥乏味的功课,梅子驾轻就熟,一切做起来都轻松自如。梅子是同学们心目中快乐的天使,成了校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其实,梅子心中也有很多苦恼,只是她从不轻易表露出来。年轻美丽的梅子,出落的犹如出水芙蓉,自然成为众多异性追逐的目标。梅子担下了心事,百无聊赖时,便把这些心情付诸于日记:“情侣在梅雨中踯躅/梅雨中的小桥如弓/窗外便是小桥/小桥仍驮着路”。
梅子想,六月的江南,又该是一个梅雨季节了。

(四)
六月的江南,的确是一个梅雨季节了。
梅雨来时,如丝如织,连绵不绝。像极了女人思春的泪水,如泣如诉,牵扯不断。这是个让人思绪纷飞的季节,不是么?
这个季节,梅子通常打着一把藕荷色的雨伞,走在曲曲弯弯的江南小巷里。她漫无目的地走着,偶尔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铺子前停下来,欣赏着一件也许是有些历史的手工艺品,问问价格大约是嫌贵了吧,摇摇头又走开了。
梅雨天里,,梅子喜欢穿上细碎花的上衣,套上镶着黑边的蓝色裙子,同灰色的天空相映成趣。美丽的梅子,无论穿着怎样的衣服都十二分地好看,那些江南小个儿男人的目光就是被这么吸引来的。
梅子一向以为,梅雨是天使的眼泪。因此,现在的梅子不必为功课劳心,有大把的时间在梅雨中挥霍了。但漫步在江南雨巷里的梅子,心中有一点忧思,一丝酸楚,一缕沮丧,一些怅然……

(五)
梅子的焦心不是没有道理。隔壁邻班的那个诨名“嫣然浪子”的家伙,早在她刚上大一时的第三天下午,就把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瞄准了她。
嫣然浪子追求的方式挺特别,没有火红的玫瑰,没有火辣辣的情书,甚至没有一支红蜡烛点缀的烛光晚餐。他只是静静地关注她,默默地关心她,稳稳地关爱她。
在梅子心里,有些时候倒是希望与一个有点浪漫色彩的男孩儿,去赴一个没有准备的心灵之约。但在浪子身上,她看不到任何有关罗曼蒂克的奢望,只会得到无尽的温柔和眷恋。
梅子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像六月的梅雨一样的缠绵。她决定放弃他的时候,窗外的梅雨不再下了,只有屋檐上的雨水稀稀拉拉嘀个不停。

(六)
在人的一生中,初恋有很多种诠释。在梅子的记忆里,一切解释都是多余。她知道那些遥远的回顾留不住易变的心情,今天的牵手到了明天,或许是梵高的印象画仅供欣赏罢了。
大学四年,梅子不再遭遇到一见如故痴心不改的男孩子。她也就静心地度过了四年的校园时光,固守着清白之身未曾让人染指。
又是一年的六月,校园处处充斥着离愁别绪。在南方,是梅雨;在北方,是雨季。没有太多的区别,缘于一段阴暗晦涩的日子。梅子撑着一把从南方带来的藕荷色的雨伞,也带着志摩的诗——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去彩。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