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婚姻

走向教堂的十年之路

cnpxy No Comments

“……。?……!”。

“省略号表示人生的道路很长很长,句号表示我们之间的爱情就此结束,感叹号表示我们可以经受压力共同走完今生的坎坷,中间的问号是问:我们到底该选择何种方式,是句号还是感叹号?”

在校园的一条林荫道上,他犹豫了很久,才向她说出深思熟虑了很久的决定。她很平静,好象是早已料到的事情。临别,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塞到他手上,道了声“珍重”,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林荫深处。

借着昏黄的路灯,他把纸条一点点展开来。纸上看不到文字,只有一串莫名其妙的符号:“……。?……!”。

那一年,他们大学毕业。她回到生养自己的故乡,他留在了上学的那座城市。

刚开始的一段日子,每当夜幕降临他便抓起那根救命的线。他的寂寞心灵迫切需要她的慰藉,从电话里传来她咂嘴的声音:吧嗒吧嗒……那是她给他的诱惑。在无边的黑暗里,他充分调动起脑神经兴奋中枢,发挥漫无边际的想象功能。

他以为,她的吻就像潘多拉魔盒,引得他像一只没头苍蝇满世界转悠。在很长一段日子里,他一直觉得口干舌燥。他暗笑自己,大约舌底生津都被她吻去了。

一天,他去了一家玩具店,买了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他又去了一家花店,精挑细选了一束火红的玫瑰。也是那一天,这个城市的某周刊上发表了他的一封情书。

在她生日那天,收到他从远方寄来的礼物。她看到那封信,白纸黑字印着“失去你将是我一生的痛”,字字句句都在倾诉相思之苦。一刹那,她激动的泪水涟涟……一遍遍地,她从文字中去揣摩他的心声。

在另一个城市里,他一遍遍抚摸着她的照片。她的软语轻言,柔情似水,丰乳肥臀,窈窕身材,一时他禁不住浮想联翩。

然而,他们天各一方。他不知道,夜的寂寞令她难耐时,总是哼起张柏芝的星雨心愿。她也不知道,走在月冷风轻的街头,他不由唱起张学友的吻别。夜凉如水,他们都被一种伤感的情绪紧紧包围着。

他终于失望了,陷入极度痛苦的深渊里。那种痛苦的根源在于:“你没有汽车、房子,甚至连一份稳定的工作都没有。”她的言下之意,你有资格娶我吗?

他心底的回答是:没有。

他嘴上的回答还是:没有。

不过,当他拥有这一切的时候,他还会娶她吗?姑且不说那时他目空四海,就算仍能重温旧梦,她还有那样的缘分吗?在他穷困潦倒时,她不愿嫁他,与他一起努力创造美好的明天。她只想享受现成的幸福,还怨得了他的绝情与无心吗?也许她所钟意的日子,从不在乎那朝圣者的灵魂。

所以,他决定忘记,也选择放弃。

“多少人爱你年轻幸福的岁月/爱慕你的美丽、才华或人品/唯独一个人慢慢读着历史/读你衰老的脸上满布的皱纹。”

“勿用在意曾经伤害过谁的心/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缘分的流逝/在北方的天空他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找寻着知音。”

时光轻轻流逝了,一去就是三年。三年后的一天,她来到他流浪的那座城市,她已辞去了家乡小城的工作。她还记得,三年前他们离别的车站。一晃三年过去了,他还好吗?

她下了火车,坐地铁到离闹市区很远的地方。她租下一间廉价的房子,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回来的消息。当然,她也不想见到他。那种相见的局面,他们都会感到很难堪的。

何况三年前,她给他留下刻骨铭心的伤痛。三年后她又回来了,他已不是一名不文的小角色。在他的圈子里,有追求品位,有时尚触角,也有了一定范围内的小小知名度。

她留在了这个城市,从给人端茶送水的茶楼服务做起。她充分利用各种机会,四处取经,结交八方,把一张关系网织得越来越大。

她站在别人的肩膀上,有了自己的小本生意且打理得有条不紊,直至连锁经营声名远播。她的名字渐渐上了那座城市的报纸,有段时期竟然比专栏作家的他见报频率更甚。

五年后的一天,已经拥有响当当名号的她向他发出了邀请。在这之前,他们在许多场合见过面,但都是聚散匆匆。这次,她依然选在常去的那座城市最豪华的一家酒店。觥筹交错之间,他把自己掩饰的滴水不漏。经历过那么多世事人情,他早已看透灯红酒绿的世界。

烛影摇红中,她一声叹息:“这么多年来,你还恨着我吗?你能好好看我一眼吗?你能体谅我的一片苦心吗?我做到今天的一切你知道为什么吗?”一种凄怨的声音,如泣如诉,她早已泪眼朦胧。

“哼!看你!”他从鼻子里透着冷气,“十年前我就看够了,今天的你我已看不起了,我怕没看到你高高在上的脸,反而辱没了你的眼睛啊!”

适逢其时,悠扬的音乐响起来,一首《当他走了》充塞耳膜。这是她旗下音像公司最新灌制的一张唱片,直听那婉转的女声把歌词唱得分明:“多少人爱你年轻幸福的岁月/爱慕你的美丽、才华或人品/唯独一个人慢慢读着历史/读你衰老的脸上满布的皱纹。”

熟悉的词,新鲜的曲,勾起了他遥远的回忆。这些词出自他的笔下,他知道后面还有四句:“勿用在意曾经伤害过谁的心/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缘分的流逝/在北方的天空他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找寻着知音。”那是当年他写给她的情诗,难得她还记着。

他沉浸于音乐的氛围中,久久没有回味过来,她用一种期待的目光温柔打量着他。终于,他长长叹了一声,感悟到人生无常。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来,他们的人已经老了,但那颗追求年轻浪漫的心始终未变。

他沉默了很久,像是说自己,又像是问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是啊,何必当初!”她自顾自叹,“我留给你的爱情符号,我给你开出的爱情条件,到今天你又悟出了多少呢?”

“是啊!那串标点符号是什么意思,让我费解了这么多年,今天你总可以揭开谜底了吧?”她一惊,“你说什么?你想了这么多年还是不明所以?唉,一念之差,竟误了这么多年。”

经过一夜长谈,他和她尽释前嫌,两位年已不惑的人重新走到了一起。在他们相识十年十个月又十天的那个清晨,他携着她的手走进那座城市的神圣教堂。在神父的祈祷声中,他们面对上帝起誓:“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原来,当年她的话其实鞭策他一门心思成就事业。有关那串爱情符号的解释,不过是“省略号表示人生的道路很长很长,句号表示我们之间的爱情就此结束,感叹号表示我们可以经受压力共同走完今生的坎坷,中间的问号是问:我们到底该选择何种方式,是句号还是感叹号?”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给我一把椅子

cnpxy No Comments

许多休闲的日子,我不想呆在没有生气的家里。宁愿逃到街边的咖啡屋里,要一杯苦涩的咖啡,听听音调和缓的轻音乐。有时,看着落地大玻璃窗外匆忙来往的路人,我的心情稍微轻松一些。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为了生活操劳历尽辛酸。

当我回到自己住的大房子,一种人去屋空的阴影紧紧包围着自己。这时候,我就记起《围城》里方鸿渐失魂落魄的样子。原本想着婚姻的好处,在幸福生活里相互有个依托。没想到维持不到半年的婚姻,就亮起红灯走到了围城死角。

那天,荷儿对我说:“你不觉得我们的日子已到了扔下一块石头也搅不起丝毫涟漪的时候吗?”她的话很长,我一下没明白过来。不过等我听明白了,她已开始细心叠起自己穿的衣服,一件件整齐地码到行李箱里。

做这些时,她没有一丝犹豫,我也没有假惺惺故作挽留姿态。“走吧,能带走的你都拿走吧!”荷儿轻蔑地呸了一声。结果她什么也没要,就拎了一个皮箱咚咚下了楼,随之身影模糊在路灯的暗影里。她招了一辆计程车坐上去了,竟然没有回过头来再看一眼。

“这个狠心的女人!”我在心里诅咒着。可是我呆呆站在阳台上发愣,半个时辰后觉得腿像灌了铅挪不动脚步。“她真的走了,这么大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了。”刹那,有几滴酸涩的泪顺着我的面颊流了下来。

接到荷儿的电话,大约是一个礼拜以后。她说回到了生养自己的故土上,让我彻底忘记她的存在。她还说:“有合适的人儿,你不要错过了。至于我们……可能是有缘无分吧,就这样了!”

荷儿走了,我的心也渐渐碎了。只因为荷儿把爱情想象的过于美好,其实,真正的爱情排斥昙花一现的钟情。还想起遇到她在那个夜色阑珊的晚上,微风轻拂起她白色曳地的连衣裙。我一眼看去,就爱上了那个白衣天使的姑娘。暗自想着,没有绝对自信的魔鬼身材决不敢穿着那样的衣服。

后来,荷儿说她之所以对我感兴趣。理由很简单,我的眼神清澈如水般单纯透明,没有尘世俗人欣赏美貌的轻浮之色。“美,是不能带半点俗气的!”荷儿的话一直让我半知半解。但她有旁人不及的地方,几乎从不搽胭脂粉黛,从来都是素面朝天。当你从她身边经过时,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大概就是女人的体香吧。

我不可救药地爱上荷儿,也是由于她是那样的清纯无比。在她眼里,她要的只是山水间的一片淡泊宁静,远离尘世间的世俗纷扰名利争斗。有几次,她劝我随她一起搬到有山有水的地方去,自由自在地工作能吃饱穿暖就可以了。在她眼里,好象光明世界里容不得一粒尘埃。

荷儿怎么会这样?我无数次问自己,也问她。荷儿痴痴傻傻地说:这样有什么不好吗?她的冰雪聪明从不挂在脸上,我倒是感到无奈了。

“荷儿,我们结婚吧!”我以为婚姻可以挽救荷儿,至少能让她明白单纯生活的不易。“好啊,结婚吧!”荷儿没有犹豫地回答,一时让我颇感到意外。于是,我到护城河附近买了一套大房子。那里有草地,有树林,还有一处美丽的公园。

我带荷儿去看房子的时候,她高兴的很。“这里好,要是有几个孩子在这草地上玩就更好了。”看到荷儿高兴,我顺口接着说:“我们结婚后,你就生个像芭比娃娃一样的漂亮baby,好吗?”荷儿低下了头,我第一次看见她洁白无瑕的脸上泛起一朵胭脂红。

就这样,我和荷儿这个从骨子里唯美的人结合了。欢度蜜月里,我们游遍了祖国有名的山山水水。回到熟悉的城市后,为了工作我又进入有条不紊的生活状态中。然而,一百天后她说厌倦了这个城市的空气,要到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刚开始,我还以为荷儿只是想出去玩玩。没想到,半年后她以那样一种方式离开了我。在荷儿走了两个月之后,她从远方寄来一封信。洁白的信笺上,只有一行娟秀小楷写下的字。

“人海茫茫之中,男人和女人相爱靠的是缘。缘就是相互欠的情债。债还清了,缘分也就尽了,再伤心也得说分手。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后面的落款是:荷儿的爱已不在。

可是,我呢?不可能像荷儿那样洒脱,一走了之忘掉过去的美好。我是真的爱了,我爱的人儿却飞走了。荷儿呵,这辈子我很难有至清至纯的爱了,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

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电视关了,音乐停了,只有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扔满了长短不一的烟蒂。我请了假,有三天没有上班,脸上的络腮胡突然间冒了出来。我颓然地埋首坐在那里,很想有一把靠背的椅子。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一生何求,偏偏喜欢你

cnpxy No Comments

我相信爱情

一个秋天的早上,我送完五岁的女儿去幼儿园,又匆匆赶到市区某教育中心,参加注册会计师的短期培训。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当我赶到标着323的教室门口时,已经开始了上课。

我站在教室门口,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老教授透过深层镜片向我一瞥之后,点了下头。那一刻我感到脸上热辣辣地烫得难受。我找到后排的位子坐下来,摊开书胡乱地翻着,正不知如何是好,同桌的他把我的书拿过去,翻到教授讲到的那页,且用一支笔隔开来。

我小声道谢,抬起头来看他。我看到了一张年轻英俊的脸,突然心跳得厉害。结婚这么多年,没想到还会为男人动心。

那天上课,我什么也没听进去。他的出现,一把揪紧了我的心。我还发现,他长得很像那个叫陈百强的香港歌星,不过他已死了很多年。

晚上吃饭时,女儿缠着爸爸要这要那,我在一旁闷声不响地埋头吃饭。“妈妈,你怎么了?”女儿过来抓住我的胳膊。我一惊差点丢了筷子,连忙回答:“没什么,没什么!”丈夫武清一双疑惑的眼神,很奇怪地,盯着我看了半天。最后,他咕哝一句:“没事就好!”

没和最爱的人结婚

20世纪90年代结婚时,我才23岁,但在我们这个城市里,也算是大龄青年了。武清是国家公务员,在地方政府部门工作。那年我见到他的第一面,也许是看在他老成持重的份上,还没来得及经历爱情,就匆匆走进了婚姻“围城”。

我和武清在一起,度过了几年婚姻生活,日子很平淡,我也渐渐习惯了,但在心底,我还是隐隐地感到一种失落。原以为我们朝夕相处,也可以培养出想要的爱情,结果呢,他对我倒很体贴,却让我无从体会到恋人般的亲昵。

短期会计师培训课程,仅仅一个月时间。自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迟到过,有时我还提前赶去占好座位,仿佛又回到了大学读书的时光。每次他来了,就像约定好的,很默契地坐到我身边。每当此时,我心里就异常激动,听课也能格外专心起来。

他叫俊杰,从中南财大毕业的。他说考完注册会计师后,还会去考取律师资格。有一天下课后,他陪我走在市政府前的那条马路上。秋风一吹,路边大树的叶子纷纷落了下来,看起来感觉好浪漫,他不由轻轻牵起我的手。“你的手好凉!”我慢慢摩挲他的手。突然,他张开双臂拥我入怀。我心中一颤,也就身不由己地依偎在他肩头。瞬间,幸福如同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回到家时,天都黑了。听到楼道里的脚步声,武清开了门。女儿拍着小手,一阵欢呼:“妈妈回来了!”我心中一酸,使劲地亲了她的小脸。我走进卧室去挂外套,武清也跟着进来了,他问:“今天回来那么迟,遇到什么事了?”我有点心虚,急忙掩饰说:“路上碰到一个老同学,陪他去茶座聊了会。”

我不是那种会说谎的女人,从来没有过说谎的经验。我心里想的事情,很容易从脸上表露出来。难怪武清有此一问,也可能是我多想了,他只是担心我吧。

“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武清走到我身后,定了定,说:“下次,你有事不能按时回来,要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的眼睛有些潮湿了,转过身来,看了看他。听到丈夫充满关切的话,我心里陡然一阵愧疚。

刚走到客厅门口,调皮的女儿又迎了过来:“妈妈,我想死你了!”我拉着她的小手来到沙发上,拽了下衣角,又拍拍小脸:“傻孩子,妈妈也想你!”桌子上已摆好饭菜,由于放得太久,早没了热气。武清端着几盘菜,又到厨房热去了。

熄灯后,我躺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想到俊杰。他的年轻,帅气,就像森林草地里的毒蘑菇给了我最美丽的诱惑。五年前,我生了女儿后,武清一心想要儿子,他说可以去抱养,但我一直不同意。他很遗憾,也使我对婚姻的意识多了一份沉重。我何尝没有遗憾,当年没有找一个自己最爱的人结婚。

现在,我的爱情来了。

寒冷的冬季

我的家虽住在市区,单位却在100里以外。结束短期培训后,我又回去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我的同学俊杰都要打来电话。他说:“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被你的气质深深吸引了。你年轻,漂亮,是我见到的天下最能干的女人。”

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尽管明知道这不真实。我握着话筒,娇笑不已:“你就别逗了,我已是徐娘半老的人!”相识之初,我让俊杰猜自己的年龄,他说我不会超过二十五六岁。“你呢?”我问。他说27了,肯定比我大。事实上,我比他还大三岁。

坦白地说,俊杰是个较为内向的人。他举止斯文,很有绅士风度,不像武清怎样教养也就是粗人一个。如果让俊杰去演模仿秀的话,他活脱儿就是陈百强转世。我最喜欢陈百强的歌了,如《一生何求》和《偏偏喜欢你》,就像是为我写的。我开始搜集那些陈年专辑,一个人静静地听,时常感动得泪流满面。

冬天来了,女儿一早起来就闹着要到公园去玩。我迟疑着:“外面天气冷,妈妈在家里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女儿一听急了,眼眶里的泪水直打转儿。武清看了,说:“今天是周末,我们就带她出去吧,难得陪女儿玩一趟。”女儿马上眉开眼笑。于是一家人穿了厚厚的冬装,打的来到东区的一个公园。

公园里景致十分怡人,三三两两的,有带着孩子的三口之家,也有举止亲密的情人们。女儿骑在武清的肩上,父女俩沿着松林小径“驾驾”跑远了。我一路小跑着跟在后面,一时间心底竟感到无比舒畅。

转过一处小山坡,远远看见山前的凉亭里有两个人。他们并肩站着,居高临下在那里远眺,还有说有笑的。此情此景,使我心中莫明地感到一阵酸楚。不自觉地,我沿着山前小道走了上去。刚走到小山腰上,我突然发现那个男人的背影很像一个人。他是俊杰,没错!他的家就在这附近。

俊杰有女朋友了,这个消息若是听来的,我还会一笑置之。但这一切,如今都是我亲眼所见,就像一颗炸弹扔在我心里荡起万丈波澜。我已顾不上招呼女儿,一路上几乎狂奔到家里。我气愤地哭骂着:“俊杰,你这个薄情寡义的伪君子!”

为了赌气,我没有吃晚饭。武清不明内因,还以为我是生病了。其实,我心里想着和俊杰的一见钟情。我害怕错过他,那会后悔一生一世的。

第二天清早,我草草收拾了一下。出门后,我没给俊杰电话就径直往他家赶去。当初,我记得俊杰带我去他家时,让我惊讶不已。他独自住着一栋两层小楼,楼前种着一片花圃。正是金菊盛开的中秋,不乏名贵的各色菊花争奇斗妍。我对俊杰说:“这院子里,还缺点东西。”他问我是什么,我说要在花圃旁边搭一个葡萄架,等来年秋天,还可以收获甜美的果实。

外面很冷,我好不容易才到了俊杰的住处。敲门声在早晨听起来格外刺耳。过了很久,他才慢吞吞地出来开门,睡眼惺忪正用手不停揉着:“怎么是你?”他吃了一惊。我进门发现一双女鞋,他说楼上有人,我没上楼就走了。

没走几步,后面传来他的声音:“你不要走,请听我解释。”但那声音,随即消失在风中。没有人理解我的感受:在他需要的时候,我却拿不出奉献的东西。他不珍惜我的感情,这粉碎了我对爱情残留的梦想。

我们离婚吧

那个冬天,俊杰的女朋友被我撞见了。五天后,他从城里奔波百余里来到单位找我。但我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很干脆地闭门不见。尽管这样,看到他的身影在单位门口转悠,我的心儿像抹了蜜似的甜。女人天生希望被人紧张疼爱的,何况又是自己喜欢的人呢?

我的心慢慢软化了。透过窗玻璃,从楼上的办公室里不停地往下看。我很想知道,他吃饭没有,他累了吗?我的嗓子眼儿发紧,有很多话想跟他说。我要听他的忏悔,然后让他单膝跪下向我示爱。

我的心里美滋滋的,又想起了陈百强的歌:“一生何求,偏偏喜欢你!”是啊,爱情需要理由吗?我飞也似的下了楼。

那段时间,武清有意冷淡我。本来他很少喝酒的,每次回家都看到他自斟自饮上几杯。女儿还偷偷告诉我:“妈妈,我看到爸爸拿你手机了。”看来他已察觉出来了,不过他没有问过我。又过了半个月,他渐渐消了气,一如既往地关心体贴我。

可是,我对武清却满不在乎了。一到晚上,我总要抱床被子离他远远的。每当他要和我亲热时,我也找各种借口加以拒绝。连他抽烟后满嘴熟悉的烟味,都让我非常反感。有时,我故意带女儿睡在一起,他无奈地叹气:“这哪像过日子,我们越来越不像夫妻了。”我凝视着睡梦中的女儿,露出一脸天真无邪的微笑,心儿却揪扯着痛。“我们离婚吧,不然两个人都痛苦!”

一听我说这话,武清的脸色立马变了,红里透着紫:“为什么要离?难道我对你不好吗?”我不敢吭声,只好由他发作。“你说的轻巧,我们离了女儿怎么办?你就忍心看着她以后,跟继父或继母过那种苦日子!”他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婚姻失去了味道,简直比咀嚼别人吃剩的甘蔗末儿还要难受啊!

快到年底了,武清问我都买哪些年货。我说没心情。他说:“看来留不住你了,但我有个要求,过了年再说这事好吗?”眼看大家都忙着过年,女儿最盼这一天了,我点头表示同意。不过,我和他约好正月初八就去办理。至于离婚需要的手续,学律师的俊杰已告诉过我。

很不幸的是,过完年后武清的母亲病逝了。在这个时候,我不能给他雪上加霜。离婚的事,暂且就这样搁了下来。

离他近了,心也不会远

我和俊杰都有一颗追求浪漫的心,只是错在我们生在不同的地方。命运还算公平,我们还是相识了。我喜欢他的模样、声音,什么都喜欢。我一下变傻了,就连他的缺点也捎带着喜欢上了。对他的那种感觉,可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俊杰的女朋友来找过我,她让我离开他,但我无法成全。在没遇见他之前,我很看不起第三者。一直觉得这种人破坏家庭,很无耻,现在谁是第三者还需要讨论。只不过是谁出现早,谁出现晚的事。我们追求自己的幸福,只要是认真的,有什么错呀。

为此,我问过俊杰:“在我和你的女朋友之间,你会选择谁?”“当然是你!别忘了,你是天下最能干的女人。”他举起手来准备发誓。我忙按住他的手,说:“我结过婚,还有孩子,你不怕拖累吗?”他见过我的女儿,特别喜欢。“怎么会呢?喜欢还来不及呢!”他表示娶我是心愿所至,决不后悔。我偎依在他肩头,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爱与被爱总是矛盾的,其实武清对我很好。我害怕跟了俊杰,他不能那样好好爱我。何况他是那样出色,身材挺拔,外表清秀,长得像陈百强那般。他的学习比我还好,同时兼考律师和注册会计师资格。他说到时考上了,一定带着我去上海发展。

我们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武清终于说了:“你准备走吧,但愿你过得好!”于是,我积极准备调到市区工作。这样离俊杰近了,心也不会远了。

我和我的同学一见钟情,也算是有了结局。俊杰性格内向,我始终不知他心底想些什么,也不敢保证将来的他不会改变。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他的背叛,不止一次地跟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别让我知道,即使是欺骗也比残酷的现实好。是的,我宁愿生活在你为我编织的谎言中,我宁愿继续做你幸福的恋人。”

本文刊发于《中山日报》2003年6月12日(星期四)D4版,原标题:《我的爱情来了》 ,笔名:樱花树下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

近期文章